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提高收入分享经济增长的红利

2019-03-06 22:05:54

提高收入:分享经济增长的红利

提高收入:分享经济增长的红利

投资推动型增长:内需不足

消费需求不足是我国长期以来源于收入增长缓慢而逐渐形成的一个宏观经济问题。在我国建国以来的经济发展历史过程中,居民消费在国民经济总量中的比例几起几伏。我国自建国以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以高积累、低消费为基本指导方针,旨在尽快地建立完整的工业体系。对于农业部门,长期以来通过价格差和户籍体系逐渐把剩余价值从农业部门转到工业部门,从农村转向城市。在城市,很长一段时间实行配给制,强制居民多储蓄,少消费,以便更好地支援工业建设,这个时期的重点,实际上是重工业体系。

根据剑桥中国史,1953年至1957年,中国物质产品净值的积累率为24.2%。随着社会主义改造的完成,这个比例逐步提高,1971年至1975年达到33%。这种高积累水平,在世界上并不多见。到中国开始实施改革开放战略的1978年,第二产业在GDP的比重达到48.2%,重工业占工业总产值的比重为56.9%。第二产业的比重远远高于同时期的发展中国家。这种以压低消费为代价而进行的工业化模式终导致了需求与供给结构的严重失调。

从1978年起到九十年代初期,我国实施的是消费导向的产业发展战略,重点在于解决人们日常生活所需的产品短缺问题,于是轻工业成为这一时期的一个重点。这一时期的产业发展策略促进了消费的迅速增长,并逐渐向高端方向发展。居民消费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得以迅速提升,产业的发展,除了满足人们日常的衣食住行等需求以外,同时也促进了第三产业的大力发展。此外,轻工业的发展也推动了重工业的相应发展,形成轻工业和重工业的协调发展势态。

然而,随着轻工业的发展,特别是随着加工工业的发展,能源、交通、原材料等领域出现紧缺,基础工业和基础设施成为制约国民经济发展的瓶颈。九十年代中期以来,发展重化工业成为新的产业发展策略,特别是各级地方政府在这个过程中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这种产业发展战略一方面源于此前轻工业发展对于基础工业和重化工业的需求,也源于因为住房、医疗和教育体制改革而导致居民需求相对不足,以及东南亚金融危机之后出口迅速下降的严峻形势。

当前引起人们广泛关注的房价问题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归结为是居民提前释放的购买力集中的结果。这种购买力的提前集中释放典型的表现是数代人共同购买一套或者数套房屋,究其原因在于对未来房价的看涨预期,或者也可以说是预期房价的涨幅大于收入的涨幅。购买力的提前释放必定会导致未来需求不足的隐患

消费增长应推动经济增长

无论居民消费占国民经济中的比重是高是低,在我国经济发展过程中,投资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相比于其它国家而言,更具有突出的地位。九十年代末以来,投资成为我国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动力量。以投资作为经济增长的主力,尽管可以在一定时期内迅速推动经济增长,然而由于我国目前投资型经济增长方式是以粗放为特征的,即更多地通过外延式的扩大投资而不是通过内涵式的投资来推动经济的增长,因而长期来看是不可持续的,特别是对能源、原材料的日益扩张的需求终将导致这些部门供给的不足。我国经济发展的历史表明,粗放型经济增长,如果速度过快,极容易导致通货膨胀。

而以居民消费为主导的经济增长,由于更强调产品的终端需求,因而是真实而有效的市场需求,不容易形成过度的膨胀。另一方面,以居民消费需求为主导的经济增长也有助于形成集约型经济增长方式,可以避免因为地方政府的盲目扩张而导致的经济剧烈波动。近些年来,地方政府有着强烈的扩大投资倾向,根本的一个原因就在于,地方政府大多数都希望通过上项目,通过大幅增加投资来促进本地区的就业与经济增长。为了更快地解决就业问题,也为了在自己任期内有显着的政绩,许多地方政府官员在确定投资项目时往往倾向于选择短、平、快的项目,而不愿意将投资倾向于能源、原材料和基础产业部门,在资源枯竭型城市的就业问题日益突出以后,这种倾向性就更加明显。

就目前而言,要逐渐形成以居民消费为主导的经济增长,需要进一步稳定和提高居民收入,建立相对公平合理的分配机制,调整行业、部门和地区之间的收入差异,特别是形成对于未来收入稳定增长的预期

收入稳步增长促进消费增加

我们可以注意到的一个事实是,过去的几年中,居民收入实际也确实是呈现稳步增长的态势,尽管这种增幅与国民生产总值的增幅相比要慢了许多。另一个相联系的现象是,居民的存款逐年稳定上升,而且增幅可观。为什么居民消费需求却未能够以同样稳定的增幅而增长呢?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此前有关住房、教育和医疗体制改革导致居民支出迅速增加,在体制改革尚在进行之时,对于未来收入和支出的不确定性促使居民不得不多储存而少消费,这一点对于中低收入者而言尤其突出。

目前,住房和教育改革基本已经完成,它们大幅度地增加了居民的支出,而医疗体制的改革尚在进行之中,就现有的情形来看,居民在医疗方面的支出费用相当可观,以至于相当一部分居民“不敢”生病。而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情形,无论在城市还是在农村都屡见不鲜。这几个方面的情形表明,相比于巨额的支出而言,根本的一点,实际上可以归结到居民的收入太低,特别是相对于经济总量迅速增长的趋势而言。由此可见,适度提高居民收入增长幅度,特别是提高中低收入者的收入及其增长幅度已经成为当务之急,也是未来有关领域进一步改革的基本保障。通过适当提高收入及稳定增幅,可以逐步让居民形成良好的预期,从而推动居民消费的稳步增长。

仅仅提高收入及稳定增幅还不够,重要的是要形成公平合理以及规范透明的收入分配体系。要通过改革收入分配体系,消除行业、部门及地区之间的悬殊收入差距,特别是要消除因垄断和暴利而导致的收入差异,让绝大多数人都充分分享到经济增长带来的实惠,才有助于形成稳定的居民消费增长。

朱雀大厅
云南角钢
广州捕鱼游戏机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