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岸信息港 > 体育

重生之超凡入圣第916章尘埃落定

发布时间:2020-01-26 20:28:06

重生之超凡入圣 第916章 尘埃落定

“可恶的老家伙!”

感觉自己被欺骗了的和文昌,一掌拍在了高台的栏杆上,汉白玉材质的栏杆雪水般的融化滴落。

接着他头也不回的走下高台,后面不用看了,胜负已定。

轰隆隆!

就在和文昌转身之际,远处传来一阵闷雷声,他皱了皱眉,随后头也不回的走下高台。

距离皇宫五十里之外的严家高台上,一道道闪电劈落,尽数附于剑身,天雷导剑!

高台地面电光乱闪,四周雪花飞舞,在雷电的蒸发下腾起白雾,而电光顺着水雾被导了进来。

接着轰然爆开!

轰隆!

紫光辉煌,银白灿烂,落剑刚猛,气势霸烈,天罚降临,威不可挡!

周围观战之人看得目瞪口呆,这是天象变化,这是天地共助,这便是这个外来小子的真正神威!

嘶!

观战的翼人帕特里克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而他身后的那个灰衣翼人永远淡淡的脸色也显出惊容。

翼人普蒂洛简直头皮发麻,在长刀点中对方手指时,他就明白自己再次中计了。

可没办法不中,间不容发的时刻,哪容得自己去想那是不是陷阱?

面对这堪比王者境界的一击,翼人普蒂洛终于流露出了恐惧,但他的实力也非是靠着吹捧出来的。

关键时刻不再犹豫,毛孔快速吞吐天地元气,以不怕伤害身体內腑的态度将四周外放的无数阴风磷火尽数纳入了体内。

身周顿时显得清清明明,还了朗朗乾坤。

他脚步错动,身影似化作阴风,闪避着那恐怖的一剑。

与此同时,他右手的长刀终于收了回来,勉强劈出,色成青碧,阴气森森,刀面上如同留着青色之血。

轰隆!

电光暴涨,阴氛被荡,众人眼里一片灿烂,只能听到沉闷碰撞之声。

等到他们视线恢复,只看见林森背后的冰翼已经消失,剑也归鞘,站在台上负手而立,姿态逍遥,仿佛之前并没有经过一场大战。

而林森对面十多米处的普蒂洛,脸做淡金,眼角嘴边鼻孔皆有血丝溢出,头发披散,胸前尽是鲜血,双目青光不在,连退了好几步才站稳。

“承让。”林森抱拳拱手,微微一笑。

他的笑容悠然而自信,更显得风姿卓然,引得下方的许多女子怦然心动,一些少女更是欢呼出声,其中自然包括和慕容紫嫣待在酒楼中的那一群。

少女心总是变得很快,之前还在为米芾忿忿不平,现在已经都成了林森的簇拥。

好在米芾并不知道这些,就是知道了也不会在乎,这也是一个武痴。

帕特里克的面色已经变了,连忙对着身后的灰衣人道:“雨果,你快去看看,普蒂洛没事吧!”

那灰色翼人的实力比普蒂洛还要强,早就看出那个人类在最后一击打中普蒂洛的时候收手了。再加上防护阵法的阻挡,普蒂洛**上的伤害并不重,可心灵上的创伤就不知道了。

拥有天才之名,在翼人的云中国走到哪都受人尊崇的普蒂洛,竟然被一个比自己还小一岁的人类大宗师击败,这对他自信的打击外人不可得知。

不过虽然看出普蒂洛身体上的伤害不重,但是为了让大长老安心,灰衣翼人雨果还是飞向了高台。

看了一眼一脸悠然洒然而立的人类青年,眼神深处有光芒闪过,接着不敢再多看,扶着呆呆站着的普蒂洛发挥了酒楼屋顶。

见帕特里克大长老的目光望来,雨果轻声道:“没什么大碍,只是心神收到打击了。”

帕特里克这才放下心来,点点头,心想:“这样也好,免得普蒂洛一直顺风顺水下去,生出骄狂之心。这一次打击他若是能靠自己闯出来,实力必然会提升一个小境界。”

站在高台上的林森明锐的捕捉到了雨果望向他的眼神,“这个翼人的眼神好生奇怪,他似乎有些怕我?”

林森不由的抬手摸了摸鼻梁,这是他思考时的习惯动作。

这个翼人的实力也在绝顶大宗师境界,照理说他不应该畏惧同样表现出绝顶大宗师境界的我,除非除非他知道了我的而真正实力!

想到这里,林森眼睛一亮,除了郭芙三人,这个世界若是还有一个知道他实力的人,那必然就是那被自己打败后隐匿无踪的翼人大长老路西法。

看来路西法很可能去到了翼人族的云中国,也不知道那个盘古宏的意识是不是还和他共存一体。

林森将目光转向了翼人站立的酒楼屋顶,却只看到他们匆匆离去的背影。

见雨果将目光呆滞的普蒂洛带了回来,又知道其没有大碍,帕特里克也没脸待在此处了。他匆匆和洪福林一拱手,一行人就此离开,去往所住的驿馆。

此时,严家的高台下已是人声鼎沸,都是赞扬叫好声。

严浩也是得意洋洋,摸着颌下的短须不停的道:“好,非常好!”

严曼面色微红,看着高台上昂然而立的男子,不由的一时迷茫了。

“这这就是我以后的夫君了么?”

酒楼里的慕容紫嫣看着闹哄哄的小姐妹们,不知为何心里就是不高兴。

按理来说严曼姐姐是自己的好姐妹,而林森又救过自己的性命,如今两人在一起了,自己应该开心祝福他们。

但她就是高兴不起来,更别说什么祝福了!

酒楼上的米芾,呆呆的站立了半晌,就连洪福林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井底之蛙,自己真是井底之蛙!”他的心中不停地想着。

说实话,败给严曼对他的心灵并未有什么影响,因为严曼再强也还是宗师境界,虽然莫名其妙的破解了他的最后一招,但他有信心在有生之年追赶上来。

但这个叫林森的青年就让他绝望了,三十九岁的大宗师,而且看来还是绝顶大宗师,这让他如何追赶,差距大的如同无法逾越的天堑啊!

不过很快,米芾涣散的眼神就凝聚了起来,右手紧紧的握上了剑柄,有三尺神光射出看向林森,接着头也不回了离开。

他不是离开酒楼,而是直接离开的都城,他要继续游历,提升自己的实力。

米芾很快就想通了,他修行不是为了旁人,而是为了自己。从此以后他只和自己比较,超越自己就是成功。

...

普宁市妇幼保健院
厦门市儿童医院怎么样
广东癫痫病医院最好的医院
潍坊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秦皇岛牛皮癣医院哪家正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