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岸信息港 > 体育

诸神之国 第27章 绝望之塔

发布时间:2020-01-07 20:14:07

诸神之国 第27章 绝望之塔

这六个大字,也是在迷神城时,每个婴面人被自己杀死之前都会口吐的。

只不过吕烈至今都不知道,这六个毫无任何意义的大字,这些婴面人为什么在临死之前一定要将它们说出来。

此刻此地,六字一出,异象横生。

数根粗大的黑色树藤从大地之上横飞了出来,从各个方向捆住了吕烈的双脚和身体。还未等吕烈反应过来,他便被一股巨大的怪力狠狠摔在了地上,禁锢了身体四肢不得动弹。

“这是,秘术之类的东西……”

吕烈是被震惊得无以加复,要不是这三个婴面人出现在自己面前,他几乎以为是树妖姥姥重新复活了。

还未等吕烈反应过来该如何应对,三个婴面人显然没有放过他的打算,又是口吐六字真言:

“叭、嗒、啪、哄、咯。”

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危机感笼罩住了吕烈全身。他虽然浑身不能动弹,但是情急之下一运精神世界:“铁甲龟!”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银白色的巨刃从天而降,落在了吕烈的心口。同时一层厚实的金属盔甲也严严实实覆盖在了吕烈全身,将他罩的密不透风!

“叮!”

一阵充满魔音的金属撞击声扩散了开来,震得吕烈是头皮发麻作势欲吐。同时那道银白色长刃看似漫不经心轻轻点了吕烈的金属盔甲一下,随即收回了漆黑的苍穹之下。这看似蜻蜓点水的一击,吕烈却清楚地感受到精神世界中的铁甲龟像是遭受了重创一般,精神萎靡了大半。也在同一瞬间,他身上覆盖的那层铁甲像是沾了水的纸壳一般一层一层烂掉。

“这是什么东西?竟然这么厉害!”

直到此刻起,吕烈才稍微获得了一丝喘息的空间,也彻底收起了对这三个婴面人的轻视。它们的战斗力和自己在迷神城中见到的简直不可与日同语。要是当初自己一行人在迷神城碰到的就是这三个家伙,恐怕早就全军覆没在树腰上了,也不可能爬到这里来。

“咿?”

三个婴面人轻轻发出一道鼻音,看来这道银白色的长刃没有一下子杀死吕烈,让这三个婴面人也是小小吃了一惊。

“叭、嗒、啪、哄、咯。”

“还来!?”

伴随着这六字魔音响了起来,吕烈已经知道了这是三个婴面人的进攻前兆。可是这进攻频率未免也太高了,就是秘术师也该有个中间间隔,让人喘口气啊。吕烈在全身被困的情况下,万般无奈再次召唤出了寒冰蟒。先不管对方是什么进攻手段,寒冰蟒一张血口,直接吐出了一道蓝色的幽光,在原地凭空筑起一道厚实的冰墙,将自己严严实实罩在其中,防止来自各个方面的攻击。

可是,预想之中的攻击并没有到达。

相反,这一次,在吐出了六字真言之后,三个婴面人反而吐出了吕烈能够听得懂的人族语言:“远方异客,你身上携带的可是黄金之心?如果是的话,那么前往绝望之塔也是够了资格。”

(黄金之心?我已经第二次听到有人提到这个东西了。上一次提到这个的是三个未来人,它们在发现了我身上有黄金之心后暂时放弃了杀死我的想法。可见,这个黄金之心是个人人想得到的好东西。)

(只不过绝望之塔又是什么东西?就是那座远处的怪塔么?原来进入那座怪塔也需要资格?只是黄金之心又和那座怪塔又有关系?)

一连串的疑问在吕烈心中闪过。不过他城府深厚,无论心中再如何思忖,脸上仍然挂着“淡定从容掌握一切”的表情。

就在吕烈思索的瞬间,他身上的黑色藤蔓也一一散落了下来,钻进土里消失不见了。显然,是三个婴面人解除了它们的禁锢,表达自己的善意。既然人家都这么做了,吕烈也不是小气之人,一挥手,将围困在自己四周的冰墙也消融掉了。毕竟,他可不担心对方偷袭。若是对方真的想杀了自己,就是自己真的全力迎战,逃走的可能也只有一成不到。

但是,他也不愿意让自己显得懵懵懂懂什么都不懂,宛若一个菜鸟的模样。

“咳咳,我是有那个……黄金之心,也应该够资格进入绝望之塔了。”吕烈装模作样说道,“三位……大兄弟也是要进入那个绝望之塔?虽然我们长相不同,但还是搭一把手,一起过去吧。”

吕烈心中小算盘打得叮当响,这三个怪物看起来丑陋,但是对自己暂时没有什么恶意,似乎还有几分不打不相识的味道。而且它们实力强大,正是这危险的地方结伴最好的同伴了。免得一会儿路上又冒出什么可怕的东西来,不分青红皂白就向自己出手,自己死了都没地方说理去。

更重要的是,单靠他自己走路,就是走一辈子都走不到那个近在咫尺的绝望之塔啊。

一个婴面人臃肿腐烂的脸上扭曲了一下,仿佛是在微笑:“人类,你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吧。”

吕烈心说难道自己有什么地方说的不对,露馅了:“此话怎讲?”

婴面人指了指自己的心口:“绝望之塔只在自己的心中,就像是绝望一般,也只在自己心中。你所看到的塔只是绝望在物质面的投影罢了。你看得见它,它也的确存在,不是什么海市蜃楼,但是你就是走一辈子都走不到它其中去。这,便是绝望。”

吕烈一愣:这世上还有这么奇怪的东西?他下意识地脱口而出:“那我又应该怎么到哪里去?”

婴面人笑了笑:“等候。就留在这里,等着绝望之塔愿意主动接纳你。”

吕烈心中骂了几句,脸上仍然挂着一副无比诚恳的表情:“等着这塔主动接纳我?这过程是多长时间?总不可能它让我等一百万年我都等吧。”

“如果绝望之塔真的让你等候一百万年,你也只能等在这里。”婴面人道,“没有人知道要被绝望之塔接受要多少时间。有的人只需要一个月,有的人需要一年,有的人需要几百几千万年,而更多的人,这辈子都不会被绝望之塔接受,就这么傻傻地等在外面,直到身体都被风干了,只剩下一具骷髅。骷髅看着的方向仍然是绝望之塔。

“这,也是一种绝望。”

苏州工业园区星湖医院预约挂号
高淳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庆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南充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玉林白癜风权威专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