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岸信息港 > 时尚

绝世剑魔第一百二十二章化龙鼎

发布时间:2020-01-26 20:29:06

绝世剑魔 第一百二十二章 化龙鼎

云清来到江余这里,给江余带来了一份礼物,一份让江余真的吓到,又惊又喜的礼物。在江余的窗口,临风站着一名女子,落英纷纷,暖风带着青丝轻轻的浮动。那温婉的表情,熟悉的眼眸。

“羽儿?”近乎愣住的江余,站了起来,快走了几步,走出屋去,看到眼前的,果然是苏羽儿无错。

“羽儿你还活着!”江余激动的无以复加,忍不住,一下将苏羽儿紧紧搂在怀中。

见到这一幕,云清摇摇头,道:“哎呀呀,我先离开下!去找那小姑娘玩一会儿。”说罢竟然从后窗跳出去了。

江余抱着苏羽儿,半晌无言,而苏羽儿也任由他抱着。许久之后,江余才微微松手,道:“我以为之前是在做梦,没想到,竟然成真了。”

“江大哥……”苏羽儿的嘴唇颤抖着,眼眶红红,似要滴下来泪来,俨然也是激动不已。

“这里风大,先进屋吧。”江余说道。苏羽儿点点头。江余拥着她进屋,让她坐在最舒服的床边。打量了苏羽儿良久,江余平复一下自己激动情绪,问道:“羽儿,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听白龙峰的人说,你不是死了么?”

听到这问,苏羽儿答道:“白龙峰的人的确想抓我来着,我当时已经到了zǐ气峰,要不是云清师姐搭救,恐怕我已经被他们抓走了。”

“他们去zǐ气峰抓人,枯灯老人是死人么?”说到这里,江余想起那一日的枯灯老人,自我纠正道:“他和死人也差不多了。”

苏羽儿继续道:“云清师姐把我藏了起来,等到白龙峰的人走了,他把我送到了狂名峰上,如今我与秦傲,已经皆是东篱前辈的弟子。”

“你说东篱大哥?”江余微微惊讶,心说秦傲若是拜了醉东篱为师,这没的说,可是苏羽儿竟然也成了醉东篱的弟子,这倒是挺让人意外的。

便听苏羽儿道:“秦大哥本来也想来的,可是师尊临时有事差遣他,所以他便没来。”

“他也算是修成正果了。”江余心说秦傲和醉东篱的脾气最为相似,两个对脾气的人成了师徒,自然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事。

江余与苏羽儿说了许久的话,好半天,门口忽然窜出一人,正是云清。便见她笑嘻嘻的说道:“怎么样啊,聊好没呢?”

听到这话,苏羽儿面上一红,没说话,江余侧目,道:“这一回,真的要好好谢谢云清师姐。”

“对啊,你想好怎么谢我了么,几句话打发我可不行哦!”云清开玩笑道。江余认真了,道:“师姐想要什么谢礼呢?”

听得江余认真,云清笑道:“这个嘛,就要看苏姑娘在你心里有多重了。”

“嗯……”江余仔细想着,自己该拿什么来谢云清。云清见他思考,便道:“若一时想不好,送我几十斤槟榔来嗑也行啊!”

云清嬉笑之间,江余从刺激的如意袋之中,放出一物,那东西一落地,便放出异样华彩,便是云清苏羽儿这样没有瞳术的人,也能一眼就看出来,那是一个宝物!

江余拿出来的,正是在凰袖墓穴之中拿来的那个丹炉,广明真人曾经用过的丹炉!

原本一直在笑的云清,和羞赧的苏羽儿,见到这丹炉后,也都愣了。她们二人,一个是饱读书卷之人,一个是明玉坛的老人儿,对炼丹之法,都十分的精熟。而对丹炉的品级鉴定,更是了然于胸。可眼前的这个丹炉,她们一时半会儿竟也无法确定他的品级。因为比他们见过的任何一个丹炉,似乎品级都要高的样子。

“老仙的那个,好像也不如这个厉害。”云清一向是大咧咧的,她索性将那丹炉打开,内内外外的看着。

“子息不化冰锻造的炉底,陨灵铁锻造的炉壁,白雾石的分层……”云清一样一样的数着,可他说的东西,江余多数都没听过,而苏羽儿虽没动手去看,但她听到这些东西,也惊讶不已,看着一向淡定从容的苏羽儿都如此的表情,江余确定这个丹炉一定不凡。

“你这个丹炉哪里弄的?”云清已经半个身子伸进丹炉里面,这个时候若是有人在后面推她一把,估计她整个人就都进去了。

“我靠……这是……先天云和术阵!”云清几乎鬼叫一样的喊出来。听到这话,苏羽儿失声倒吸了口冷气,见她如此,江余侧目问:“那个东西很厉害么?”

苏羽儿点点头,道:“丹炉除了原本拥有品级以外,内部布置的术阵也十分的重要。因为术阵可以提高成丹的几率,能沥清杂质,让丹石的效果更上层楼。可普通的望族家的丹炉,一般都是没有术阵的,因为这种术阵很难得。我苏家也是药石望族,有术阵的丹炉,也不过两三个而已,且均为后天术阵。所谓后天术阵,便是人为制造的术阵。而先天术阵,则是丹炉在制造之时,浑然天成的术阵,先天术阵的丹炉,万中难寻其一,且即便是先天术阵,也有云和、断月、望楼、天窟等等数十种之多,其中云和为最上品。”

听得苏羽儿讲完,江余捏捏下巴,道:“看来我还真捡了个宝贝回来。”

“捡的?”听得这话,便听那丹炉“咣”的一声,云清听到江余的话,想要冒头出来说话,却不小心撞到了丹炉上,她捂着头站起身来,还不忘问江余道:“哪里能捡到这种宝贝?”

“这个么……师姐知道谁是凰袖么?”江余试探着问道。

“凰袖?”云清听到这名字,眨了眨眼,道:“你是说和广明真人在一起的那个凰袖么?”云清讶异道。

“是啊。”江余无奈的答道,之前圣师和他说,几乎内院的女弟子没有不知道凰袖的,江余还觉得有些胡扯,可如今看云清的样子,明显她也是知道的。

“凰袖的话,那我就太熟了,他和广明真人的小册子,我可是写过几十种的,很受好评哦,现在我的柜子里还有不少存货。你想看的话,我可以送你一些!”说完这些,云清哈哈笑着,浑然忘我。

“写过几十种……”江余扶额,心说万恶之源原来在这里。另外一边的苏羽儿亦点点头,道:“羽儿也知道一些。”

“好吧……”江余没想到两个人竟然都知道,心说男人和女人真是两个世界的。

“关她什么事呢?莫非……”云清似是想到了什么,蹲下去微仰着头,看着那丹炉的底侧,兴奋的说道:“下面真的有凌霄剑标记,真的是广明真人的东西!云和化龙鼎!”云清兴奋的站起来,江余几乎都能看到她眼睛冒光了。便见云清迫不及待的坐下,拿出槟榔来嚼,几乎用含混不清的话对江余道:“告诉我,这个东西是怎么弄到的。”

看她的样子,江余一头黑线,便将自己偶然进入凰袖坟墓的事,前后说了下,如何进去出来的事情云清丝毫都不关心,她只是让江余把他看到的关于广明真人和凰袖的故事讲的精细。云清听故事的热情,似乎比看到那化龙鼎更高。而苏羽儿似乎也有兴趣,江余便将那墓室的细节,统统的讲给那二人听。

待得江余讲完全部,云清长叹一口气,道:“想不到广明真人比我想象的还要痴情,凰袖太幸运了。”

“这化龙鼎到底什么来历,即便他是广明真人之物,也该有个出处吧!”江余问道。

云清眨眨眼,道:“这个么,我看过一些关于门派记录的野史,只道当年广明真人曾经到过极北之地,斩杀异兽,偶得一口大鼎,想来应该就这个了吧。”

“偶得?极北之地?”江余心说这怎么可能。而见江余纳闷,云清似乎又得到了提示,道:“对啊,凰袖都受了重伤,广明真人又怎么可能只身前往极北之地那种地方呢,一定是有意为之,一定是为了救回自己的爱人,拼死去和异兽搏杀。一定是这样的,这回的素材,就是这个了!”

“天哪。”江余再度扶额,心说自己真的无法理解云清脑子里到底都在想什么。

云清见江余如此,拍拍江余的肩膀道:“你也不必沮丧,我已经把你的故事也写进了小册子里,不过用的是化名,放心,绝对阳光正面!”

“师姐,这鼎……”江余发觉云清似乎兴奋的把鼎给忘了,出声提醒。云清听到他提醒,看着那鼎,略微冷静了一下,道:“这鼎你还是自己留着吧,这么珍贵的东西,即便你送给了我,我也不敢用啊。我带它回zǐ气峰,估计用不了两天,老仙就会用各种名义给没收了,与其便宜了他,还不如留在你手里呢。”他侧目看看苏羽儿,道:“或者你把它送给苏姑娘也行。对了,你这里有纸笔么?”

听她索要纸笔,江余便将自己翻译古籍的纸笔拿出来,云清拿起纸笔,立即去旁边没人的房间里,开始奋笔疾书了。

见云清走了,江余侧目对苏羽儿道:“羽儿,这鼎你拿去用吧。”

“我?”苏羽儿闻言,立即摇摇头。道:“这鼎太贵重了。”

江余认真道:“再贵重的东西,会用的人使用,才有价值。”说了这句话,江余心说广明真人纵然有如此的宝鼎,不也一样没炼出来可以让凰袖痊愈的药来。而此间的圣师,用的鼎看上去还没丹清真人那里的好,但她炼丹的效率和品质,不知道高过丹清长老多少。

“那我就收了,江大哥可不许反悔哦。”苏羽儿一笑道。

江余微微笑,道:“说到做到,何谈反悔。”

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预约挂号
上海市松江区泗泾医院预约挂号
治疗癫痫病的药物
太原治疗早泄医院
南通治疗盆腔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