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岸信息港 > 教育

揭秘国共重庆谈判交锋毛泽东曾作坏打算

发布时间:2019-07-01 20:15:14

  揭秘国共重庆谈判交锋:毛泽东曾作坏打算

  抗日战争胜利之后,国内外形势发生了急剧的变化,中国面临着两种命运、两种前途的斗争。蒋介石为了篡夺抗战胜利果实,在积极准备内战的同时,于1945年8月14日至23日,一连三次电邀毛泽东亲赴重庆“共同商讨国家大计”。  毛泽东为了揭露国民党其假和平、真备战的真相,决定“将计就计”,以促成“假戏真演”,与周恩来、王若飞一起飞赴重庆。国共双方进行了43天的谈判。  但就在《双十协定》正式公布的第三天,蒋介石就秘密签署“剿共”密令,内战战火就此燃起。  毛泽东做了坏的打算  “我准备坐班房……如果是软禁,那也不用怕,我正是要在那里办点事……”1945年8月23日,在延安枣园的小礼堂里,毛泽东风趣地发言。  一场50人参加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正在举行。  如今这座小礼堂,已成为延安枣园革命旧址的景点,掩映在绿树中。  而这场通宵举行的中共高层会议,是源于蒋介石8月14日发来的电报:邀请毛泽东到重庆共商大计。  8月10日,日本宣布投降。但蒋介石在日军投降问题上非常焦虑。因为当天深夜,朱德发布命令,要求敌军在一定时间内缴出全部武装。第二天,更连发6道命令,令部队“迫使敌伪无条件投降”。  两位党派的谋略斗争,还未曾见面,却早已在你来我往的电报上展开了。  蒋介石在封电报中说:国际、国内各种重要问题亟待解决,特请毛先生惠临陪都。  毛泽东并没有正面答复去还是不去,而是要求蒋介石先对朱德的电报发表意见,再考虑会面问题。  8月16日深夜,蒋介石挑灯落笔:“朱之抗命,毛之复电,只有以妄人视之。”  按捺不住的蒋介石半夜醒来,反复推敲,发出第二封电报。  毛泽东仍然不想轻易答应,在回电中称:为团结大计,特先派周恩来去重庆。  蒋介石又发去了第三封电报,执意要毛泽东与周恩来同往,以迅速解决重要问题。甚至说飞机都准备好了。  8月25日晚上,政治局扩大会议经过彻夜讨论,反复权衡,做出决定:毛泽东与周恩来、王若飞一起去重庆谈判。  第二天,毛泽东复电蒋介石:愿意会见。  这是把自己置于死地的位置。毛泽东做好了坏的打算,临行前,他建议由刘少奇代理自  曾经的交集  表面平静,胸中却万千丘壑。重庆相会,是毛、蒋的正面角力,却不是首次见面。  1923年岁末,毛泽东“三十而立”,告别长沙妻儿,去广州参加国民党“一大”。  彼时,国共正携手首次合作。  当毛泽东还在路途上,浙江奉化的小镇溪口,内心平静的蒋介石,正为母亲做60冥寿。  1924年1月16日,在孙中山电报催促下,蒋介石来到广州。  4天后,毛泽东和蒋介石相遇在国民党“一大”上,两个虽不年轻却锋芒初露的人终于见面。  这一年,毛泽东31岁,蒋介石37岁。  毛泽东的座位号是39号,被选为国民党候补中央执行委员。  蒋介石有些失落。他还只能静静地列席会议,无法作为代表参加大会。也许那时候的蒋介石会感觉到沮丧。  这是他们的首次会面。两个人也许未曾想到,自此以后,他们的命运便与国家的命运交织在一起。  之后,毛泽东被派往国民党上海执行部工作。蒋介石却有点赌气地辞去黄埔军校筹备委员会委员长职务。  一年多后,毛泽东和蒋介石在国民党“二大”上再次相逢。  国民党左派廖仲恺在1925年4月被刺身亡,国民党成立“特别委员会”处理此事,蒋介石因此迎来上升机遇,升入领导核心。  自此,蒋介石在国民党内掌握军政大权。  毛泽东也到了广州,兼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代理部长。在他拨弄“笔杆子”时,蒋介石已经操起了“枪杆子”。  1926年1月初,蒋介石头顶“东征英雄”的荣誉,在国民党“二大”作报告,发出统一中国的豪言。  相隔两天后,毛泽东也以国民党宣传部长的身份登上主席台。  十多年后,毛、蒋二人真正成为各自党派的,他们的人生,也按照不同的轨迹发展。  “重庆的空气显得更温暖了”  “僵持八年,令全国非常焦急关注的国共团结问题,已因中共毛泽东飞临陪都而开朗。”当年的《大公报》王淮冰写下这样的导语。  1945年8月28日,一向多雾的重庆迎来难得的晴天。毛泽东真的飞临重庆了。  《大公报》着名女彭子冈在现场看到,迎接毛泽东的队伍“没有口号,没有鲜花,没有仪仗队”。当毛泽东大踏步走下扶梯时,鞋底还是新的,这无疑是他的新装。  国民党早已对重庆当地媒体下达了宣传禁令:不发社论,不写专访,一律采用通稿。有关谈判的报道,版面不要太突出,标题不要太大。  这是在想方设法避免为共产党造势,降低毛泽东的影响力。  当天晚上,蒋介石在林园官邸为毛泽东一行举行了欢迎宴会。毛泽东被安排在蒋介石的对座,以示“诚恳”。  这是一对一直在战火中较量的两大政党、老对手,蒋介石还曾悬赏十几万,想要毛泽东的项上人头。  阔别19年,两只经历长期内战、八年抗战的手,终于握在了一起。  见面的气氛十分融洽,宾主寒暄。毛泽东称蒋介石为“委员长”,蒋介石则称毛泽东为“润之”。两人频频举起酒杯,恭祝对方健康。  宴会后,蒋介石还邀请毛泽东在林园下榻。  见面之前,毛、蒋二人对彼此的态度也颇有些友好。  同一天下午,毛泽东在机场对中外发表谈话说:国内政治军事上存在的各项迫切问题,应在和平、民主、团结的基础上加以合理解决。  8月29日,蒋介石与毛泽东举行次会谈。蒋介石称愿意听取中共的意见。  当晚,蒋介石甚至到毛泽东的房间里访问,两人交谈了大约一个小时。这在蒋介石看来属于“普通应酬”。  对于毛泽东的到来,蒋介石颇为得意,信奉基督教的他甚至认为,毛泽东应召到重庆,虽然是德威所致,实际上也是上帝赐予的。  而在媒体看来,“重庆的空气好像显得更温暖了,两位的握手,真是一幕空前的大团圆!”  不过,蒋介石日记中用的是“应召”二字,不对等的心态显露无余。  “一觉醒来,和平已经死了”  谈判真正开始后,双方才发现分歧不是一般的大。  9月2日晚上,蒋介石再次宴请毛泽东,两人进行了单独谈话。  9月3日,中共提出了拥护三民主义、蒋介石领导地位,要求国民党承认解放区政权及抗日部队,解放区部队编成四十八个师等11项谈判要点。  一直想限制中共军队的蒋介石认为,中共军队编组以12个师为限度,承认解放区是行不通的。  双方期望相差万里。  蒋介石认为中共“诚不可以理喻”。9月4日凌晨5点,他甚至起床向上帝祷告,希望中共能悔悟。  毛泽东表现得冷静淡定,他在重庆频频会见民主人士,接受各国采访,宣传和平主张,让更多的民众了解,中共并不是国民党一味宣扬的“赤匪”形象。  会见民主人士张澜时,毛泽东风趣地说:“蒋介石要演民主的假戏,我们就给他来一个假戏真演,让全国人民当观众,看出真假,分出是非。”  僵持不下,中共为和平做出让步,毛泽东同意把军队整编为28个师。  9月17日中午,蒋介石约毛泽东照相并谈话。  四天后,蒋介石对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表示,中共军队限度为20个师。  国共双方进行8轮会谈,军队整编数目始终没有达成一致。9月22日至26日,谈判暂时中断。  双方虽未达成一致,但期望至少接近了。  “我不相信谈判会破裂……中共将坚持避免内战的方针。”毛泽东对谈判充满信心。  然而,蒋介石却并不那么真诚。早在向毛泽东发出邀请时,他就以受降为名,授意阎锡山的军队入侵解放区,驻守上党地区,企图侵占晋东南。  毛泽东对敌人的阴谋看得很清楚,去重庆前他说,只有打得好,才能谈得好。  中共军队全力自卫反击。上党战役断断续续地伴随着重庆谈判。整个战役中,中共军队歼敌约3.5万人,占阎锡山部队总兵力的三分之一。  10月初,周恩来提出,在某些问题上短期内难以达成一致,决定让毛泽东先行返回延安。  在毛泽东走之前,双方将历次谈判记录整理成一个书面文件,这就是史称的《双十协定》。  10月11日早上8点,蒋介石约毛泽东吃早餐。这是两人在重庆的第10次会谈。  从此之后,毛泽东和蒋介石再也没有直接会谈。  《双十协定》正式公布第三天,蒋介石发布“剿共”密令。  1946年6月26日,国民党撕破停战约定,向各个解放区发起全面进攻。温情的协议化作无情的内战战火。  民盟秘书长梁漱溟还在争取和平的机会,当他知道国民党军队已攻占张家口的消息时,长叹一声:“一觉醒来,和平已经死了。”( 任鹏)

有赞微商城开店需要钱
水果微商城平台
绵阳小程序开发公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