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鱼予强拆移改折射环境治理无法负累的伤

2019-03-09 02:36:44

鱼予:“强拆”“移改”折射环境治理无法负累的“伤”

针对媒体报道"强拆报亭"一事,朝阳区政府回应称,根据首都环境建设委有关要求和北京市报刊亭设置规范,朝阳区对部分区域的报刊亭集中开展整治工作,依法移改不符合设置规范报刊亭,其中改、移71处,规范1处,并非拆除。 (央视8月10日) 继8月9日,朝阳区政府在整治报刊亭的过程中,出现“中午口头通知,深夜就来人拆除”的现象。8月10日,朝阳区政府回应称:“根据首都环境建设委有关要求和北京市报刊亭设置规范,朝阳区对部分区域的报刊亭集中开展整治工作,依法移改不符合设置规范报刊亭,其中改、移71处,规范1处,并非拆除”。诚如管理者所言如果部分报刊亭确实有损城市形象、甚至违章占道、遮挡和影响行车视线、存在违规经营的问题、多次转租或者转卖,让相关部门监管起来十分棘手。如果真是这样,试问在作出拆迁决定之前,是否举行听证,征求市民意见,并做好充分的善后工作没有?他们当初的建亭我们的监管部门到那里去了?这个么多的报亭都不符合规定吗?如果建亭合法合规,拆亭合法合规吗?这样强拆报刊亭所给出的片面理由,是站不住脚的。其实不管是“强拆”还是“移改”都折射着环境治理无法负累的“伤”。 城市文明不光是来自高楼林立、宽敞马路、闪烁霓虹灯、车如流水的外在,更多的是来自它内在的人文素养。其实报刊亭与所谓现代城市形象并非格格不入。如果报刊亭旧了,不好看,确实需要更新改造,让它变美。也应该是正常的手段为之。享有“人间天堂”美誉的杭州城,花2000多万元,对全杭州386个报刊亭进行升级改造,装上了信息化服务系统,街边每隔两三百米就能见到一个报刊亭;发达国家的大城市纽约、巴黎等,报刊亭都还随处可寻。为何在提倡阅读的时代,我们朝阳区居然也发生了和早些年在郑州、无锡、南京等地如出一辙的强拆报刊亭事件。难道真的希望电脑、代替报纸杂志,一家4口人吃饭,3人在玩的局面,让那份摇椅下、茶桌边、树荫下看书的惬意荡然无存吗?其实再高的科技也无法完全取代以报纸、杂志、图书等为载体的纸质阅读。报亭就是这个纸质阅读的中转站,是一个城市“生活品质”的象征。并非是城市美丽风景线的伤疤。 城市管理,强拆折射的是监管之殇后的补救;悄悄的“移改”是强势逞能,靠人多力大压出来的管理,值得且行且思考。一个地方的治理靠的是法治而不是人治。不管“移改”是不是对“强拆”的推脱之辞,它都会在拆掉合法经营报刊亭主人的权利同时,拆掉法在民众心中的威严,拆掉那份民心。这样简单、粗暴的做法只会带给城市治理更大的伤。 城市治理,应该以法律为准绳,更要体现在法律面前,在法治面前,公民的权利不分大小、多少,都要受到保护,都是政府职能部门的义务。朝阳区报亭事件不管是“强拆”“移改”还是因为更大的利益链而不得为之,都应当留有一定的缓冲期,尽可能在协商一致的基础上,达到预期的目的,不应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为之。这样的强权管理恶治示范,会让民众歪曲善意的初衷,不仅经营者愤愤不平,社会各界也会不满。 城市的发展,环境的治理不能一蹴而就。更应该有对城市发展的美、文化品位该如何提升的一个定位,不要盲目的“拆”和“建”“建”和“拆”,如果认识稍有偏差,就有可能拆掉原本就苍白无力的精神文化生活,“拆掉”城市的一道文化符号,影响城市的健康发展。更希望还打算拆除报刊亭的部分地方政府该停一停手了,不要让你的粗暴拆除,灼伤城市的文化与品位。更希望我们的监管部门能真正的“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不要让看得见的眼前利益荼毒长远的公共利益。 鱼予

:罗莎)

体育木地板
重庆小面培训
粉尘防爆电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