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岸信息港 > 军事

我真是大德鲁伊 042 五十万,太少了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5:01

我真是大德鲁伊 042 五十万,太少了

感谢叫我阿谨就好了的打赏。感谢純白ロマンス的打赏。你们的支持是我前进的动力。

---

洛云峰突然后悔了,昨天这事情根本不该让靳月梦插手。

他自己去找贝克侦探事务所的人,虽然要多费一番手脚;但是不会落得今天这种被动局面。靳建国的面子好用,可是也给洛云峰带来的无尽的麻烦。

靳建国靳月梦都知道宁若凰回来了,洛瑶也知道妈妈回来了。他们都在翘首期盼洛云峰能做出抉择,每个人都在等待洛云峰的决定。

如果大家都不知道这个事情,洛云峰还能让宁若凰消失得无影无踪。

现在偏偏弄得人尽皆知,再让宁若凰消失——靳建国个跳出来反对女儿跟他在一起:为了五十万,洛云峰连女儿的母亲、自己的前妻都杀掉。女儿跟着这种人会有幸福可言?

靳建国就是看中洛云峰的品行,结果洛云峰抬手就让宁若凰飞灰湮灭,尽显一派枭雄本色。试问哪个父亲能把女儿交给他?你能让前妻飞灰湮灭,焉知将来不会用同样手段对付靳月梦?

将心比心的说,要是洛瑶将来的追求者也是这样心狠手辣之辈。身为父亲的洛云峰会送他上天,让他彻底远离自己的女儿。

就算靳家父女都突然智商下线,他们能全盘理解洛云峰的做法。

可洛云峰也没有办法再面对自己的女儿,他总不能说:“女儿啊,我把你妈干掉了,你把她收到空间里去吧。哪天你要是想妈妈了,就把她放出来用复活术复活她。不想见她的时候,再把她关进去。”

他转念一想:貌似这个办法在女儿那里行得通,或许她不会觉得这么做有什么不对。

但是这样一来,对女儿的教育就完全变态了。简直比RB人恐怖片还不像话。

哎,说来说去,合适干掉宁若凰的时机,已经被洛云峰轻易错过。

以后再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五十万!”洛云峰现在能做的,就是跟前妻讨价还价:“你是打算让我跟女儿喝西北风吗?”

宁若凰不屑的冷笑道:“一个有手有脚的大男人,成天喊着要带女儿喝西北风。我说你长点志气行吗?你以前卖房坑人的劲头都哪去了。现在行情这么好,你不会重操旧业啊?”

“识相的就把钱交出来,我立刻写收条和保证书盖章按手印。只要我拿到钱,就立刻远走高飞。保证一辈子都不会回来纠缠你。”

“看在女儿的份上,我就相信你一次。”洛云峰脸上神色变幻,他咬牙切齿道:“我只能给你四十七万。留三万给我和女儿生活。”

洛云峰对前妻的性格很熟悉。一旦他答应得太过爽快,宁若凰肯定会生疑:五十万都能一挥手就给了,你哪来那么多钱?

要是让她起了疑心,宁若凰肯定是打蛇随棍上狮子大开口。那时只怕一百万都未必能满足她。

双方讨价还价近一个小时,不管洛云峰怎么哀求。

宁若凰咬死的价钱仍旧是一分不少,她提出的威胁手段也在不断翻新,处处不离女儿的抚养权。

终还是洛云峰步步退让,把五十万转账到宁若凰账下这才完事。

洛云峰收起宁若凰签字按手印确认的协议。他脸色铁青的看着她:“从此以后我们恩断义绝,我不想再看见你。快滚吧!”

“真是绝情的话呢。”宁若凰看到转账成功的短信提醒,她的心情大好:“要不要来个一吻,做为我们七年感情的终结。”

“不必了,那样只会让我感到恶心。”洛云峰恨恨站起身,他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

宁若凰喝干杯中一点饮料,她拿着手提包慢慢站起来:“真是没有绅士风度,临走也不知道帮我把单买了。”

女人走出店门口的时候,她选择与洛云峰相反的方向大步离去。

---

下午两点,田隐城暗组的驻地。

暗组的组长坐在一张黄花梨太师椅,他饶有兴致的观看视频。

视频画面上的主角,正是洛云峰和宁若凰。

今天早上咖啡馆里发生的一幕,此刻在老人面前显露无遗。曾是夫妻的俩人,为了孩子和钱的问题在争吵不休。一个多小时的争论,终以洛云峰的全面溃败告终

“组长,”有个男人快步进来,他将一沓厚厚的文件放在老人面前:“这是宁若凰出生以来全部的资料。”

“我不看了”老人挥挥手,他眯起眼睛道:“人老了,眼睛也不行。看多了文件会眼睛疼。你挑点重要的念给我听。”

“好的”男人翻开文件:“宁若凰出身在田隐城西部的一个小山村里,她是单亲家庭出身。父亲在她五岁的时候离世,从小她就受尽欺负,因此个性好强贪慕虚荣。”

“她考上大学的那年暑假,她母亲在田隐城打工帮她赚学费,结果出意外死了。从那以后,宁若凰就是一个人生活。后来她在大学里遇到洛云峰,两人开始交往。”

“大学毕业后,她与洛云峰结婚,育有一女洛瑶。宁若凰学的是英语专业,毕业后曾经在几个英语教育机构担任口语老师。她的语言天赋极高,半年前出国,现在是美国一家对华研究机构的助理翻译。”

“宁若凰行事自私,她对生活品质要求极高,但是对丈夫和女儿都极度缺乏关心。从洛云峰这几年的银行的流水来看,他的钱多半都给这个女人挥霍殆尽。呵呵,洛云峰真是好脾气,换做是我,早就把这个女人灌上水泥沉到河底下。”

老人闭目道:“宁若凰现在在做什么?”

“自从在洛云峰手里拿到钱以后,她就在商场购物。”男人看了看:“从我们的监控来看,从上午到现在已经花掉五万了。”

“把这个女人请来,我要跟她聊一聊。”老人突然吩咐道:“这个女人,是我们撬动重越集团的一步好棋。”

“是,我这就派人去做。”男人立刻转身出门。

宁若凰提着一堆大包小包从商场出来。她站在路边正要招手拦车,突然有个男人从后面捂着她的口鼻,将她拖上了一辆商务车。

“救命啊。”宁若凰死命挣扎,仍脱不出男人的限制。

很快,这辆商务车就消失在一望无际的车流中。

四十分钟后,惶惶不安的女人被带到一间黑屋子里,牢牢绑在一张椅子上。

就在宁若凰惊魂未定的时候,有个声音突然问到:“怎么样宁若凰,五十万花得还爽吗?”

“你是谁?”宁若凰先是一愣,随后破口大骂:“洛云峰,你这个混蛋。为了五十万,你居然敢绑架我!告诉你,姑奶奶跟你们没完,你等着去坐牢吃枪子吧!”

那个声音继续道:“在我吃枪子以前,你就已经悄无声息的死了。而且是死在一个永远不会被人发现的地方。”

说完这句话,声音便消失了。

不管宁若凰在黑暗中怎么怒骂,都没有一丝回应。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地宁若凰再也没有力气骂人了。

她肚子咕咕叫起来,饥饿和黑暗让宁若凰心生恐惧。

她开始有气无力的哀求洛云峰,希望他高抬贵手放自己一马。她开始检讨自己做为妻子和母亲的失职。

在另一间屋子里,男人正在向老人汇报事情的进度。

“那个女人在小黑屋里待了二十小时,她的体能和精神都濒临崩溃。这女人真不是东西,好几个兄弟听了她的检讨,都有进去打她一顿的冲动。”

“就是这种自私自利的女人,才能帮我实现计划。但凡她还有一点良知,我的计划都有失败的危险。”老人满意道:“时候到了,你们把灯打开。我要进去跟她好好谈一谈。”

“属下明白。”

寂静无声漆黑一片的屋子,突然间灯火通明。

已经昏昏沉沉的宁若凰受此刺激,她眯起眼睛有气无力的重复道:“不要杀我,我知道错了。看在女儿的份上,不要杀我。”

有个清亮的声音传来:“放心吧,洛云峰已经走了。虽然他千叮万嘱让我杀了你,但是我并不想那么做。只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我不仅不会杀你,还会再给你五十万的酬劳。”

因为身处黑暗环境太久,宁若凰眯着眼睛好半天,她才能隐隐约约看清面前的人影:“你是谁?”

暗组组长慢悠悠道:“你不必管我是谁,我只问你愿不愿意帮我做一件事,然后拿走五十万的酬劳?”

听见五十万,宁若凰眼神里多了几分活气:“你想我帮你做什么?”

“只要你点头答应”那人继续道:“自然有人会对你详细说明。”

随着眼睛逐渐适应室内光线,女人的眼神也渐渐恢复清明,宁若凰终于看清了眼前来人的长相。

只听见她发出一声冷笑:“五十万是不是太少了一点?看你身上这一身行头,售价起码在六十五万。你想让我帮你做事,却连一套衣裤的钱都不想出?少于五百万,免谈。”

暗组组长微微皱眉:“你的生死全掌握在我一念之间,你居然还敢跟我讨价还价?”

“为什么不敢?”提到钱,宁若凰两眼闪闪发光:“你肯出五十万让我去做一件事,这就证明我的价值远超五十万。不加钱就拉倒。不要妄想威胁我,姑奶奶不是吓大的。我死了不要紧,只怕你再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

暗组组长突然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该跟她提钱的事。这女人完全是要钱不要命,一提钱这娘们就立刻有恃无恐。

就在暗组组长分神的刹那,他突然感觉到颈部微微一凉。

不好!暗组组长心中一惊,再看宁若凰所坐的位置上,已经人影全无。

他的后腰一麻,整个人都失去了活动能力。

宁若凰的声音在暗组组长耳边响起:“118号元素要我对你说,洪老鬼,别来无恙?你听见这句问候的时刻,估计你已经离死不远了。记住,没有人可以让黑暗圣堂背黑锅。”

“你是黑暗圣堂的人!”暗组组长猛然睁大眼睛,咔啦一声,他的脖子已经被女人彻底扭断。

---

从头到尾,每一个人物都是设计好了。

什么时候该出现,出现之后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推动故事向前发展。

所以,请诸位读者老爷对陌刀多点信心。每一件看似突兀的事情背后,必然都有合理的解释。

北京女性不孕不育专家医院
长沙哪家妇科专业医院
黑龙江哪里医院看早泄
江苏治疗宫颈炎好方法
天津看女性不孕不育症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