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岸信息港 > 养生

神门 第二百五十三章 破界

发布时间:2020-02-15 20:52:13

神门 第二百五十三章 破界

没有石破天惊的大动静,也没有势大力沉的厚重感,除了没有被砸得缺棱断角之外,基本没有其它可以圈点的地方。

方正直又在石屋中找了一圈,发现并没有其它的发现。

这样一来,便也准备离开了。

不过,走在门口的时候,方正直还是看了一眼掉落在地上的黑色石头,想了想,随手捡了起来收入到护心镜中。

“留着当暗器好了!”

……

刑远国有些反应不过来,拜星同样有些反应不过来,事实上,这种事情换成是谁来经历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哪里有打着打着突然就出界了呢?

大殿消失了,祭坛也消失了,蒙面黑衣人同样消失了,整个世界就像经历了一场巨大的震动一样,变得诡异而莫名。

只是眨了一下眼睛的功夫,人便又重新回到了地面。

面前是一座军营,堆满尸体的军营。

这个军营自然是刑远国一直驻扎的军营,而现在再次回到这里,却让他的心里生出一种无比苍凉的感觉。

拜星的目光在一瞬间变得有些迷茫。

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过来,迷茫变成了震惊,接下来就变得有些惊恐起来,因为,他想到了一件完全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

“沧海一界被破了?!”

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因为,他很清楚进入沧海一界是不可能再有机会出去的。

这一点他做不到,刑远国同样做不到,或者换一句话说,即使是高高在上的圣人,也不可能做到。

唯一的可能性……

便是有人动了沧海一界的“器石”。

可是,纳入了苍岭山的器石,又怎么可能被移动?在这苍岭山方圆百里范围内,谁有这移山填海之力?

“到底发生了什么?”拜星想不明白。但有一件事情他知道他现在必须要去做。那就是跑,马上跑。

于是,他跑了,身体化作一道银色的光线。拼着最后的气力,发了疯一样的朝着苍岭山的最深处跑去……

刑远国现在同样没有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他却有一种奇特的感觉,似乎自己已经从沧海一界中脱离了出来,原因并不完全是因为蒙面黑衣人消失了。

而是因为本来决心死战的拜星突然逃跑了。

刑远国没有追出去。他并不能确定这是不是计划中的一部分,更何况。相比起追杀拜星来,现在更重要的事情是保证身边的两千多名军士不再受到损伤。

毕竟,拜星虽然跑了。但是凶兽军团却并没有跑。

“守!”

刑远国一声令下,两千多名军士立即便围了起来。布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形,从外到内,形成了三层密密麻麻的防守。每一枝长枪都一致对外,整个看起来就如同一只巨大的刺猬一般。

“吼!”

“嗷!”

四千凶兽的怒火在这一刻完全迁到了两千多名军士身上,但是,失去了指挥的凶兽却根本无法破开两千多名军士的防守。

激烈的战斗依旧在持续,可是,距离结束却只是时间的问题。

以凶兽的智慧,如果发现强攻不下,当然不可能拼死一搏,毕竟,又没有什么解不开的深仇大恨……

池孤烟站立在阵中心,明亮的眼睛焦急的搜寻着,很快就发现了不远处正被一名军士死死护在前面的平阳。

“公主殿下,有我闻大宝在,任何凶兽要想伤到殿下,就只有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闻大宝一脸的义气凛然,手中一杆长枪舞得如同风火轮一样,倾刻间就将一只企图靠近的凶兽逼退。

“那个无耻的家伙去哪里了?死了没有?到底去哪了……”平阳的口里不停的念叨着,根本不理会闻大宝。

别说她手里还拿着火麟枪,光是身上穿着那套赤焰百花甲就可保她安全,根本就不可能受到什么伤害。

“平阳!”池孤烟的身体化为一道流光,瞬间便到了平阳的身边。

“烟姐姐……那个……那个无耻的家伙……死……死了!”平阳一眼看到池孤烟,清彻的眼睛中突然隐隐有着淡淡的水雾。

“别胡说,那个无耻小贼命大的很……怎么会死?!”池孤烟的脸色猛的一变,但是,口里却依旧安慰道。

“他真的死了,我亲眼看到的,被劈死了!”

“这……这怎么可能?!”即使冷静如池孤烟,在听到平阳的话后,心里也终于有些慌乱起来。

因为,她可以肯定,平阳绝对不会骗她。

……

清晨的北山村有着一抹淡淡的水雾在空中缭绕,一群的村民们紧张的望着越来越近的四骑,心里都能猜测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可是,却并没有一个村民现出一丝惧意。

与县城和府城不一样,北山村很小,小到只有百户人家,几十年面对面的相处,虽然时有争吵发生,但是在外敌来时,他们却永远都是抱成一团。

如同一家人一样。

特别是外敌来找的人还是方正直。

八年前,自方正直被张阳平带入到北山村,原本贫穷的北山村便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在十里八乡中都有了属一属二的地位。

甚至于几年时间中,狩猎队在苍岭山上打猎都没有出过死亡的事情发生,这是其它村庄中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对于方正直,对于方家。

北山村的村民们一直都是感激的,即使方正直才不过十五岁,张阳平都有心将村长的位置让出来。

因为,张阳平很清楚,十五岁的方正直坐上北山村村长之位,没有一个人会反对!

可以说,没有方正直,便不可能有今时今日的北山村,那么,现在有外敌要将方正直带走。谁会同意?

四骑踏近。肆无忌惮的杀气弥漫在空中。

“各位村民们好,我们将军听说方公子回乡,特来拜会,不知道方公子现在身在何处呢?”一名副将跨立于马上。高高在上的望着下方的村民们,现出一脸自认为亲切的笑容。

“四位军爷是来找正直的啊?”村长张阳平听到副将的话。马上便站了出来,同样是一脸亲切的笑容。

“是啊!”副将点了点头。

“既然是找正直的,那就是我们北山村的客人。村里虽然拿不出什么好酒好菜,但是肉食还是可以管够。另外我家还有一坛酿了三十多年的土藏老酒,军爷们要不要在村里面将就着吃一点?”张阳平一边说也一边开始招呼村民们摆酒。

“慢着!”为首的将军终于开口了:“你就是北山村的村长?”

“是的,小老儿叫张阳平。正是这小村庄的一村之长,军爷有什么吩咐。只管开口!”张阳平躬身一礼。

“我们此来是和方公子会面的,另有军务在身,你既然是一村之长。就请叫方公子出来吧。”将军摆了摆手。

“军爷来得实在是不太巧,正直昨夜便已经赶往炎京城了,军爷您也知道,正直现在正在参加朝试,所以……”

“啪!”

张阳平还没有来得及说完,一记鞭子便已经抽在了他的身上,已经有着五十岁年纪的张阳平身体虽然还算硬朗,可依旧被这一记鞭子抽得翻滚在地。

“少特么跟老子在这里装了!本将军此次奉了军门之令而来,胆敢阻拦者,一律按照违逆军令论处!”将军一手握着马鞭,一手亮出一块漆黑的军门令牌,一双虎目扫视着下方的一群村民,如同高高在上的魔神一般。

原本还在准备着酒菜的村民们立即都停了下来,一个个望着一脸如黑炭一样的将军,眼神中都带着一股子恨意。

穷山恶水出刁习。

他们虽然惧于军门之威,不敢擅动,但是,却并不代表他们可以看着自己的村长受外敌欺辱,而无一丝动容。

“看什么!难不成你们这群刁民还敢违抗军令不成?来来来,站出来一个让本将看看你们有能耐!”一名副将在听到将军的话后,也明白该做什么了。

一个翻身便从马背上跳了下来,大步走到村民们的面前。

他们此番的目的便是一个激,激怒村民,只要村民们有一丝反念,那么,便可以按照军令处置。

这样一来,又何愁躲藏着的方正直不出来?

“军爷,正直这孩子不懂事,得罪了军门,千错万错都是我这个村长管束不严,军爷要是需要处罚,不如将小老儿带走,所有罪责小老儿一概全认!”翻滚在地的张阳平看着走出来的副将,立即便又扑了过来。

“滚!”副将一抬脚,便又将张阳平踢飞在地。

张阳平的身体再硬朗,充其量不过是个普通人,在吃了为首将军一记马鞭后,再挨上副将这一脚,顿时脸色一白,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

“噗!”

“老头子,老头子你没事吧!”一名村妇一眼看到这一幕,立即便扑倒在地,一把将张阳平给抱了起来。

正是张阳平的妻子。

而跟在村妇身后的,还有着一个虎背熊腰的青年,看起来二十多岁,身上穿着一件有着斑纹的兽皮衣。

在看到张阳平那苍白的脸色后,顿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一群没用的刁民!”副将看着张阳平吐出一口鲜血,脸色有些微微的变化,一边骂也一边望了一眼身后骑着马上的将军。

而将军则是一脸的平静,似乎连看都没有看张阳平一眼,只是跨立于马上,手上的马鞭啪的一声在空中打了一记响鞭。

“北山村村长违逆军令,私藏罪犯,这便是下场!只要你们交出方正直,本将军可以不再追究其罪,否则……杀!”

“杀!”

充满着杀气的声音,回荡在北山村的空中,使得村民们的脸色都是一变,脚步下意识的便往后退了一步。

副将看到这一幕,也知道今日之事怕是不能善了了,至此也再无顾虑,天塌了有个高的顶着。

更何况自己等人手里还持着军门的令牌。

众将军进村之时只带了三名副将,目的其实就已经很明确了,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一个字,杀!

杀一而儆百,杀鸡而儆猴,这一直都是军门的行事风格。

一群山村的普通村民而已,在军门这个庞大的势力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屠村自然是不能,但是杀上一两个,绝对没问题。

“交出方正直!”副将再次踏出一步,一脚便准备将扑在张阳平身上的妇女踢飞,但是,一脚踢出时,却被一双胳膊突然抱住。

“咦?”副将微微一惊,腰部一扭,脚下再次用力,一记横扫,便有一个身影咕隆一声滚落到一边。

“休要再伤我爹!”身影虽然滚落到一边,但依旧很快站了起来,正是之前跪在地上的青年,张阳平之子,张力。

“力哥儿,不可!”

“阿力,快回来!”

一个个村民们看着这一幕,都是有些焦急。

“哟,还真有不怕死的,好,今日本将就破个例,接受你的挑战,陪你玩一玩!”副将微微一笑,他知道这只要杀的“鸡”已经出来了。

“住手!”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大喝声自人群中响起。

然后,一名穿着粗布长衫的汉子便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一脸的方正坚毅,目光中透着浓浓的怒意。

只是,汉子的一只手却是完全由一种白色的金属打造而成。

而在汉子的身边,还跟着一个人,一身的粗布长裙,但是,眉眼间却透着雪莲般的纯洁与高贵。

“厚德叔!雪莲姨!”张力看到走出人群的汉子和女子,顿时便有些紧张了起来,因为,来人正是方厚德和秦雪莲。

今日这事要是只是牵扯到其它的村民,倒还好说,可是一旦与方厚德和秦雪莲连系在一起,那就真的要出大事了。

因为,所有的村民们都知道方正直的性格。

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可是……

对方手里可是有军令啊,那是军门之令啊,一人之力,又如何能与整个军门相抗?

“儿子犯错,老子顶上!有什么事情,冲我来!”方厚德傲然看向依旧跨坐在马上的将军,还有站在他面前的副将,脸上没有丝毫惧色。(未完待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