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岸信息港 > 法律

汪氏威特电控单体泵甚至能能满足欧VI标准

发布时间:2020-02-17 17:18:59

汪氏威特:电控单体泵甚至能能满足欧VI标准

前言:长期以来,我国柴油机电喷技术一直被博世、电装、德尔福等国外汽车零部件行业巨头所掌握,国外巨头对这项技术的垄断已经严重制约了中国汽车柴油机行业的发展,也损害了中国消费者的利益。而汪氏维特公司的成立,开启了我国自主品牌电喷产品时代,汪氏威特董事长汪进曾在中国汽车发动机高层研讨会上激动的表示,无怨无悔的投资电喷行业,即使血本无归也在所不惜。

电喷技术长期被国外汽车零部件巨头垄断

问:朱总,我们汽车工业发展受到核心零部件的制约,电喷技术也不例外,请您谈谈我们国家电喷技术现在的现状是怎样的?

朱元宪:谈到这个问题我想各位媒体朋友都非常关心。我刚才也讲到了柴油电喷技术是一种非常有代表性的汽车核心零部件技术,但是这种产品是一种高技术的产品,技术非常密集的产品,同时又是一个资金非常密集型的产品。长期以来这个技术一直被国外汽车零部件巨头垄断,最典型的就是德国博世、日本电装、美国的德尔福。在这方面应该说中国这个行业由于种种原因,是处于一个长期极弱的状态。

问:我们面对国外技术的垄断,我们现在面临着一些什么难点?

朱元宪:这不是一天两天造成的

,是很长时间造成的。因为我刚才讲到了,电喷技术是多种技术的一种组合,它本身是一种机电一体化的产品。讲到机械部分,我所了解是机械行业里最精密的一种机械产品。要精密到什么程度呢?比如说里边有几对耦件,这几对耦件的几何精度要达到微米级甚至达到亚微米级的状态。

问:中国现在怎么样?

朱元宪:我们国家在这样一个高精密机械的生产方面,应该说在这方面是远远落后于国外的。特别是到了国III时期,在电喷系统的机械部分有一个核心部分就是电子控制阀,这个阀包括机械和电的两部分,机械这部分要求加工精度非常高,里边若干个参数需要严格控制,这里边需要做大量的基础性的分析、实验工作。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过去在行业里缺少经验。成都威特从2001年就开始这方面的研发,这边工作相当大一部分是集中在电磁控制阀精度的控制,同时电磁阀的一致性得保证。

问:我们在研发过程中遇到什么困难?

朱元宪:开始的时候,因为我们是初次介入这个行业,不像国外经过几十年的知识积累和沉淀,建立了数据库。从我们开始,应该说对国外现有产品进行了充分的刻绘,在这个基础上进行了一些分析,我们排列了若干个影响一致性的一些参数,逐参数进行实验分析,最后找出了一些影响最大的关键参数。在这个基础上,对于每项关键参数进行控制,有的方面是通过机械加工方面的控制,有些方面是通过控制方面的优化。

问:我们知道电喷技术也是实现国III排放的一个关键技术,威特电控直列泵是吧?

朱元宪:或者叫做电控组合泵。

问:可以满足国情,它的特点是什么?

朱元宪:刚才我在发布会上讲了,我们现在搞这个电控组合泵,我们称之为电控组合泵微泵产品。这个产品有四大特点:第一,它具有完全可以满足国III排放法规,以至于甚至比国III排放法规还要高的国IV排放法规这样一个性能的参数指标。举个例子,喷射压力可以达到1600个大气压到1800 个大气压,最高喷射压力可以达到这么高的指标。第二,可以灵活调节喷油的定势。有了这两个指标,一般认为就可以满足国III和国IV排放指标。当然要结合其它的技术,这是第一个特点。

第二个特点,这种产品具有机械直列泵相似的几何外形尺寸和机械接口。这样我们国产目前的发动机要进行改装非常方便,所以它的生产线不需要进行大的改动,这一点对我们目前发动机生产企业非常关键,也是他们所提出的共同要求。

第三个方面,生产成本。这里从两个角度讲,第一是电控单体泵的精密部件相对于高压共轨来说要少一些,生产制造成本低一些。第二,这种技术适于国产化。大家多知道中国在制造方面一旦被国产化,制造成本可以被大幅度下降。从这两方面的因素来说,电控组合泵技术我们在制造成本以至于到最终的销售价格,我们在这方面可以提供一个非常具有竞争性的价格给用户。

第四,我们也针对中国的市场特点,在开发这种泵的时候,对它的使用维护条件,以及到燃油质量敏感度方面比国外低一些,这样就更适合国内的需求。

正因为有这四个方面的原因,我们开发的这种技术非常受中国用户的欢迎。

已投放5000台微泵产品 年底达到年产10万台

问:我们现在这个产品的投放情况怎么样?

朱元宪:微泵系列是从前年开始小规模投放市场,到去年下半年随着国III排放实施日的临近,销量逐月增多。从去年下半年到现在为止,已经向用户交付了近5000台微泵系列产品。

问:那我们今后的目标呢?

朱元宪:我们的目标分成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在今年年底通过第一条大规模量产线的投产,以及对我们目前这条小规模量产线的扩能,今年年底能够达到年产10万台的规模。

第二步,经过5年的发展,能够在2012年达到年产40万台电控组合微泵系列的产能。同时还要开发另外一种新产品,就是高压共轨系统,高压共轨在5年之内要形成10万套的产能。

问:现在高压共轨的产品现在还处于研发阶段?

朱元宪:现在还处于研发阶段,前两年我们已经做了一系列预演工作跟分析、设计工作。前两年由于资金缺乏,在试制过程当中受到了一些影响。现在随着合资公司的成立,在这方面的问题会得到有效的解决。我们合资公司已经计划要加快共轨系统的研发速度,我们期待着在两年之内能够推出第一套产品。

问:现在环保标准不断地升级,之后总会越来越高,有人认为环保升级是一种灾难,要增加成本,要增加技术,对于一些技术已经领先的国外企业是很有利的,您怎么看?

朱元宪:这个问题根据我过去的经历来看,应该说中国和国外在柴油机技术上面有很大差距,从产品整个性能和质量方面有比较大的差距。我在国外工作多年,我的一个感受是国外柴油机技术发展的一个最大的动力来源于排放法规的日益加严。如果国外的排放法规举个例子美国和欧洲的排放法规跟中国现在差不多,那么它的发动机水平也不会比中国现在的发动机水平高多少。

问:市场份额方面,中国应该是多少?

朱元宪:在中国由于种种原因造成企业对于提升它产品的技术水平能力长期缺乏动力。这里边有很多原因,一是中国市场消费群体的原因,再有一个也是跟我们长期中国的企业在技术方面缺少自主开发能力这方面有关系。因为这个过程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原因也非常复杂。现在我举一个例子来说,国内的柴油机企业实际上也走过两个极端,像刚才你提出的问题,像有一类企业,它总是找这样一个理由,一提高国家环保法规的要求,就会给中国的企业减少机会,给国外的企业增加机会。这实际上是一个不思进取消极的态度。在国内也有这样的企业,长期就走低价路线,产品越做水平越差,这样就给企业带来恶性循环。像这样的发动机,在用户中信誉非常坏。事实证明用这样一种策略,最后非把企业做死掉。

问:威特呢?

朱元宪:我们现在走的路是充分考虑中国的国情,我们不走极端,我们是要根据中国市场的发展行情。首先第一条我们确定要在技术进步的前提下,要制定我们自己的产品开发计划,同时我们要针对中国市场的要求,我们不会向用户提出超越现在需要的技术水平的产品。举个例子,现在国家要求的是我们满足国 III排放法规,那么我们现在生产的产品恰恰能满足国III排放法规的要求就可以了,我们不会现在搞欧IV或者欧VI产品让你接受。为什么呢?你的技术水平提高以后,要让用户买单,他要付出更多的代价。

问:像威特现在研发的这个系统泵在节能方面有什么领先优势?

朱元宪:我刚才讲电控组合泵技术首先最大的特点就是第一条能满足排放法规,因为满足排放法规是当前柴油机行业里面临的最大挑战,因为是关系到它是不是能生存的问题,如果这个产品满足不了排放法规,就不可能再继续生产和销售,也就是关系到企业生死存亡的问题。

从第二个角度,你刚才讲的要节能。节能必须要跟排放,把两个考虑在一起。你要单纯讲节能满足不了排放法规,节能没有任何意义,节能必须满足排放法规的基础上。通过你采用电喷系统满足了排放法规,结合其它方面的措施,有可能发动机在满足排放法规的基础上,在节能方面也能有所收获。从另外一个角度讲,采用柴油机本身就是非常有效的节能手段,因为讲汽车里边可以采用汽油机也可以采用柴油机,柴油机跟汽油机相比可以节省30%以上甚至到40%,有这么大的节能潜力。西方特别是欧洲早就已经不仅是对卡车,对乘用车都已经柴油化了,柴油化的比例已经达到50%多,对轿车、乘用车柴油机化必须用电喷。

问:中国的轿车都是用汽油,一个是柴油质量达不了标,另外柴油车也达不到排放标准?

朱元宪:现在中国在这方面最关键的还是我们的轿车柴油机的技术水平,说到核心还是电喷的的水平,从这个角度讲电喷对节能具有重大的意义。

问:长期以来柴油电喷机一直都是被像博世这样的外国巨头所掌握,汪氏威特刚成立的公司,今后它要在技术上超越博世这样的巨头有什么优势?

朱元宪:这个问题还是很复杂的,首先我讲现在国内经常提倡对核心技术要搞自主创新、自主开发,搞自主品牌的产品。像这种核心技术的自主创新不是一天两天。你刚才讲到我们是一个新成立的公司,虽然是新成立的公司,但是我们已经走过7、8年艰苦的路程。这个公司不是在一个零的基础上,而是在两家公司的基础上。成都威特从2001年开始,成都威特是成飞集团投资的,成飞恰恰在一些高技术领域里,像精密机械加工、自动控制,因为它是搞飞机,这方面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再加上跟清华大学合作,清华大学在电喷方面已经有很长时间的研究基础。经过这么多年,它投了大量的资源,组织了一批精兵强将,从海内外聘请各种人才,同时引进一流的开发、设计、分析工具。甚至设备也是国外最先进的。

问:透露一下哪个公司的设备?

朱元宪:比如我们采用的分析工具,我们用的是法国的IMCIM,实际上这是一个软件包,博世也是用这个软件包做分析的。

再讲我们的实验工具,比如法国的EFACE公司,是高精度燃油喷射率的测量仪,也是博世目前在这个领域采用这种仪器。

问:跟他们实验工具是一样的。

朱元宪:对,分析、实验、设计工具都是一样的,试制设备采用也都是一样的,因为我们经常跟国外一流的设备供应商打交道,最典型的是日本的UEA 这家公司,它提供的是专用床子。同时跟他们交流过程中,他们也提供信息,博世在做这套工序中也用这种床子。在跟供应商打交道的过程中,我们还是获取了不少信息和知识。举例你要做核心技术的研究不用从零开始,我们首先是有人才,搭建强有力的团队。第二,最现代化的工具和设备。第三,你要建立一个数据库,这个数据库的内容非常广泛,包括国外最先进的产品,我们都用各种办法买来,对这些产品进行充分的刻绘,进行吹分的消化吸收,看到各个不同的系统有哪些优点,哪些东西我们可以借用过程,在这个基础上进行二次创新。

问:实际上相当于逆向工程。

朱元宪:当然,这方面我们肯定要做逆向工程,我们是要通过逆向工程充分理解它这里边的精髓、精华,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能有效地结合国外产品的特点和我们自己的一些想法,再根据我们中国用户的一些需求,在这方面进行二次创新。

问:目前像电控组合泵系统已经安装在发动机上了?

朱元宪:对,我们现在在国内已经有十几家,我们跟十几家主要的厂家有合作。这个过程实际上2003年就开始了,在我刚才说的十几家当中,几乎每家都经过一段时间双方的合作,经过配试,经过匹配标定,这些发动机或者整车都通过了国III排放的认证试验,在国家各个不同的检测中心,而且综合性能指标完全达到用户原来所期待的,包括不仅满足了排放标准,就连油耗和功率都超过了原来它的欧II的产品水平。所以,这一点上用户感到很满意。

电控单体泵甚至能能满足欧VI标准

问:行业内我听到的声音一直对电控单体泵有些怀疑,您刚才也说了,总共提供了5000套,我觉得这个数量还是很小。大家觉得电控单体泵是不是只能在国III阶段实行,如果这个技术足够好,为什么还要研发共轨?能借这个机会能不能客观地描述一下分析一下电控单体泵的优点和将来的发展趋势?

朱元宪:你这个问题提的很尖锐,我把这个问题多介绍一点。我在国外工作了十几年,我是一直做发动机开发工作的,在美国的时候,我先后在底特律柴油机公司、美国万国卡车公司做产品开发工作。一个主攻方向是满足美国2004年的排放标准和满足美国2007年的排放标准。2004年标准和2007年的排放标准分别相当于欧洲的欧洲IV号和欧洲VI号排放标准。在整个过程中,我曾经接触过国外几乎所有的电喷系统,包括单体泵、泵喷嘴、共轨系统和增压式系统,包括博世最新一代共轨系统我都做过。在国外工作这么多年我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在刚才说的这四种代表当今几乎包括了国外所有的电喷系统,一般都分成我刚才说的这四类,这四种系统各有优劣,没有一种系统是个完美的系统,各个方面全面超过其它系统。至于国内现在有一种说法,这就是刚才跟您交流过程中,两年以前在大柴的时候开了一个关于国III产品的产品推介会,我在会上介绍了,我当时发表了一篇文章,就是介绍电控单体泵和共轨系统的比较,在中国市场这两种产品的优点和缺点。

你刚才讲到了,首先电控单体泵是不是能够满足欧III和欧IV以上的排放需求。根据我的经验,它不仅能满足欧III,也能满足欧IV和欧VI。为什么呢?能够满足欧III以上的排放法规,这里边因素很多,对燃油喷射系统的要求,一个最重要的指标是燃油喷射压力,要求多高的喷射压力呢?如果达到欧 IV和欧VI,理想的喷射压力应该第一步要达到170180M帕,或者是喷射压力。如果到欧VI时代需要的喷射压力提高到2000到 2200个大气压。这方面来说单体泵跟共轨系统相比,单体泵实际上优越性更大,单体泵很早就可以实现2000到2200大气压的喷射压力,而共轨系统我告诉你,现在最多只能达到1800个大气压,如果它想满足欧VI,必须要结合增压式系统,单独共轨系统是不可能满足的。这是我在国外做了大量实验证实的。之所以国内现在有这样一种说法,完全是由于这些跨国公司为了使它的产品在中国取得垄断地位,制造这么一种理论。我曾经跟潍柴的技术中心主人佟德辉全面交流过是共轨还是单体泵,我就问佟总这么一个问题,因为我知道潍柴是在国内企业当中是最极力鼓吹共轨系统的一个企业,它甚至排斥其它产品,只用共轨系统,想体现它的产品特点。我就问佟总,你们当年为什么用共轨没有用电控单体泵,而恰恰在欧洲、美国,所有欧III、欧IV的重型卡车柴油机全部用的是单体和泵喷嘴,几乎没有用共轨系统。

问:这是欧洲还是美国?

朱元宪:美国,欧洲除了一种之外,其它所有的包括世界水平最高的奔驰发动机,在欧IV时代全部装的是电控单体泵。我当时问佟总,为什么你们用共轨系统,他说这一点说起来很复杂。因为它的产品、它的燃气发动机是谁帮助设计的呢?是IVIO协助设计。IVIO最早给潍柴燃气发动机的方案是电控单体泵,在这个计划进行过程中,过了半年、一年以后,IVIO又找到潍柴,说我们必须改方案,把原来的发动机的方案从电控单体泵改成共轨。为什么呢?如果我们给你们设计电控单体泵,谁给你们提供电控单体泵?现在博世已经向我们表态,他们在中国只生产电控共轨系统,你们惟一的燃气喷射系统的来源唯一可以选择的只是共轨,没有第二种选择。在这种情况下,潍柴选择了电控共轨系统。

问:您刚才谈到实际上是配件的供应问题,这是很重要的问题,因为早在半个月以前我曾经采访过电装,电装现在也在国内做共轨系统,厂已经建起来了,明年准备大批量向中国市场供应。我认为配件供应是非常棘手的问题,因为他们给我们看了一些他们的资料和录像,说我们国家目前的使用环境不足以支撑共轨的一个正常的运转,无论从使用环境还是从维护保养的习惯这方面,都存在很多问题,您刚才谈到了共轨现在比较优越的配件能够做倒计时供应,这也是潍柴修改方案,我认为这是一个肯定的方案。对于威特这一块,你怎么能够达到大批量供应呢?因为柴油机的量是一定要上去的,在价格上跟博世和德尔福、电装有多大的竞争优势?

朱元宪:我们实际上在刚才的发布会上也讲到了,实际上我们从技术角度讲,电控组合和微泵技术我们在几年前实际上已经取得突破,但是很长时间一直困扰着我们的还是量产,形成一定的生产能力。而行业对我们最大的关注也就是这个问题,就是我们是不是能够把这个技术及时地转化成生产力,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形成大批量量产能力,给用户提供一个稳定、可靠的国III时代的燃油喷射系统的供应源。在过去的几年当中我们做了巨大的努力,从技术角度讲,我们针对大规模生产当中出现的质量问题、可靠性问题做了一系列的攻关工作。应该说这些方面我们取得了长足的进展。

另一方面是资金的问题,实际上这次合资另外一个重要的意义就是解决了我们这个后顾之忧。汪氏集团董事长汪进先生也表了态,作为这样一个民企,他们这次决心要在上面投大资金,要来支持这个电喷产品的量产。而且在这以前,2007年他们是在国内率先第一家投了8500万,采购了全套8万台能够达到三班生产电喷线的全套设备,所有的关键设备全部是国外生产的。我们现在的目标就是在今年年底能够通过这套新线的建成,加上对老线扩充改造,能够今年年底形成生产10万套产品的生产能力。明年5月份左右,再建成第二条线。到明年年底生产能力会达到18万套这样的一个产能。

问:随着批量增大,价格会下来?

朱元宪:从价格角度讲,当然现在不便提供具体数字,这是一个敏感的问题。我们确认采用我们现在自己的技术路线和我们现在这种生产模式,我们将来能够相对于我们国外的巨头们提供的产品,我们会在价格上有30%40%的优势。

空军航空医学研究所附属医院怎么样
青海省交通医院预约挂号
重庆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上饶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梅州白癜风专科医院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