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岸信息港 > 故事

征途 第三百九十五章 弹弓计划

发布时间:2020-01-07 22:16:59

征途 第三百九十五章 弹弓计划

凝翠楼外,虽是冬日,两名丰神俊朗的公子哥却摇着折扇出现在了这里。门口揽客的姑娘看到这如玉的公子差点没留下口水来,纷纷丢下其他客人围了过来,几乎是把两人硬给挤进了凝翠楼里。

“哎呦,两位公子看着面生的紧,第一次来我们这凝翠楼吧?可要我推荐一番哪?”

“不用不用。”天佑笑着拍了一枚十两的银元宝在老鸨手里,“听人说这儿有个九儿姑娘琴舞双绝,我俩是慕名而来,想要见识一番。”

一听找九儿,老鸨的表情立刻就僵了一下。不为别的,关键人家不是这里的正牌姑娘,银子落不到她口袋里,所有有些意兴阑珊,不过这是早就和王五定下的交易,加上天佑已经赏了十两银子,她也没白招呼。只是九儿毕竟不是一般姑娘,她也没立刻答应下来。

“哎呦公子,这九儿姑娘可不是那些卖给楼里的粗贱丫头,她只是挂单在我们这人,所以见不见客人还得问过她才知道,您看这……”

天佑又拍了一个元宝。“劳烦妈妈跑一趟了。”

“哎呦您看这话说的,行,二位且等一会,我这就去帮你们问问。”

询问的结果当然是九儿同意了见面,毕竟王五打过了招呼。天佑两人很快被领进了九儿房间,天佑还不忘叫了一桌子的好菜,顺便又拍了一锭银子。十两银子不算多,可也不少,能眼都偶不眨的扔出三锭来,老鸨也算知道这两位不是一般人了,立刻变的更为客气了起来。

九儿在房中听说有人慕名而来就知道是王五说的那些人了,但等见到来人却是稍微愣了一下。不为别的,就因为这两人太俊了。那个矮一些的倒还好,只是俊朗,脸上带着英气,给人一种阳光、果敢的感觉。但另外一个身量高大的却是有着一身与身材不符的白皙皮肤,而且整个人都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九儿只是被看了一眼就感觉全身的汗毛都要立起来了。

没错,来的两人不是天佑和庞大海。谁也没规定青楼就只有男人可以来啊。虽然庞大海自告奋勇的喊着要来,但最终天佑还是没带他,而是让虎妞女扮男装跟着来了。虽然虎妞的人身是个女子,但她身材高大,面相也不是那种偏英气的感觉,扮上男装之后倒也不显柔弱。尤其是宋国文风鼎盛,男性也多偏儒雅文静,虎妞扮上男装倒也不觉得过于阴柔。若是换在秦国,虎妞就算是一身男装多半也会让人觉得特别显眼。

凝翠楼上菜速度很快,一桌餐点备齐后所有人都退了出去,已经在上菜的过程中互相介绍过的九儿端起酒杯客气了一番,天佑却是眼睛看着虎妞,直到她点头才笑着端起酒杯还礼,同时说道:“九儿姑娘不必再小心翼翼了,门外没人。”

虎妞也跟着道:“放心,十丈之内没人能躲过我的感知。”

九儿看了眼虎妞,“你是女子?”

“我的随从,不用在意。我们亦不是真的来此寻花问柳的不是吗?”天佑说着看了眼九儿,然后道:“时间紧任务重,我就有话直说了。王五说有事情可以通过你联络?”

“是的。五哥和我说过。”九儿边给天佑和虎妞斟酒边应道。

天佑客气的端起杯子接着酒水。“那么,请尽快带话给王五。告诉他,我需要些东西,清单在这里,另外还有就是我们要找一处地方,一处很大的地方。”

“信我会带到,但能不能完成要看五哥的意思。”

“这个我知道,不过不管能否做到,请他尽快给我消息。”

“这个九儿可以代五哥答应,一定尽快回信。”

正式谈妥,剩下的就是吃吃饭饭聊聊天而已了。三人一起在屋子里混了足有一个时辰天佑才带着虎妞离开,这样不至于显得太奇怪。不过他俩正要出凝翠楼的时候却是正好看到王五进来,但双方并未打招呼,就形同陌路一般的擦身而过。

“天佑,刚刚为什么不让我叫他?”虎妞明显有些兴奋,出了凝翠楼就询问天佑干嘛拦着她。

天佑摇摇头,“我们为什么来这儿?”见虎妞明显反应不过来,天佑只好解释:“若我们可以直接与他接触,何必还要来此交接、中转?我们又不是找不到他。”

虎妞似乎还是有些懵,但却好像也明白了点什么,不过她很快就放弃了思考,改为兴奋的问道:“刚刚那些东西都好好吃,我们什么时候再来一次吧?”

“那一桌子的东西都是你吃的,还没吃够吗?”回想起刚刚虎妞在餐桌上风卷残云的样子天佑就直摇头,他现在算是明白什么叫狼吞虎咽了。

虎妞却是很委屈的样子。“人家的本体可是有座房子那么大,这点东西才哪到哪啊?来上十头牛还差不多。”

“好吧!豪华跑车就是难伺候,买得起车烧不起油啊!”

“你说什么?”虎妞显然不懂现代人的苦恼。

“没什么。对了,既然你没吃饱,我们回去把其他人也叫上,再去吃点东西吧?”

“好啊好啊。”一听有吃的虎妞立马就兴奋了起来。这丫头放着山大王不做非要跟着天佑跑人间来厮混,为的就是体验这花花世界,所以吃喝玩乐她是来者不拒,或者说这本来就是她的追求。

天佑当然不是好心带着大家出来消费的,叫上众人出来活动的目的主要是探路。趁着国运任务期间宵禁时间推迟的便利,正好可以合法出行,提前熟悉下周围环境。当然,探路主要是天佑在做,虎妞只负责吃。以她的食量是真的可以从街头一路吃到街尾不带漏的。

一圈转下来,天佑他们这边除了两只妖怪之外个个吃的肚子溜圆,但城内的主要道路也算大概有个了解了。当然,更详细的情报还需要靠王五,天佑他们毕竟不是宋国人,靠自己踩点就只能像之前在唐国那样用半个月的时间慢慢熟悉。可惜他们现在没半个月时间准备,不然天佑也不会冒险去选择接触本地的情报支援人员。

赶在宵禁前的最后时刻回到租住的院子,转悠了一天的众人纷纷睡下,只有天佑一个人在房中铺开了让狼兵提前购买的白纸,拿着炭笔开始在上面写写画画起来,直到完成了一张列满公式与图解的图纸后才安心睡下。

第二天一早,外出购买早点的大男孩带回了一张纸,说是有人让他带给天佑他们的。

天佑接过揉成一团的草纸看了下,发现只有个地址写在上面,默默记下后让庞大海拿去烧了,自己则是让大家继续出门转悠熟悉路面情况,自己则是带着虎妞去了纸上的地址。

这是一处相当巨大的宅邸,规模在王城内也是数一数二的,只是现如今看这处宅子却是有些不大正常。原本应该悬挂着牌匾的正门上却是空着,大门也是四敞大开,有两个老头蹲在门口下着围棋,门内时不时有扛着木料、砖头或是拿着工具的民夫出出进进。

天佑没有立刻过去,而是先围着别院转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了正门位置。在兜圈子的过程中他已经通过旁敲侧击从路人那儿打探到了一些必要情报。

这本是一位宋国大将的宅子,不过最近因谋反被抄了家,所以这宅邸现在算是被收归国有的状态。不过也有人说这宅子已经被赏给了左丞相,只是还未正式宣布,就等着工匠拆除一些违制的地方重新装修后再正式下旨赏赐。毕竟之前的那位将军是有谋反意图的,所以这大宅的装修多有逾越之处,不修缮一番是没人敢要的。

天佑当然不关心那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将军是否是真的想要谋反,他就知道这宅子现在空出来了。因为宅子暂时还没确定下具体归属,所以工部也不着急,每天只有三十几名工匠在不紧不慢的进行改建修缮工作,而且一到晚上就会全部离开,只留下一个看门的老头而已。

这样的条件可以说是完全符合天佑当初的要求了,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之前让王五帮着准备的物品在这装修工地中几乎就已经备齐了,只需再添置几样东西就可以成事。

想趁乱来个火中取粟的天佑当然不会耽搁时间,离开这宅子后立刻就去了凝翠楼,在九儿姑娘那儿留下口讯后天佑又找到了出去闲逛的其他人,然后重新回到租住的地方安排大家一起休息。

庞大海他们知道这是打算晚上行动了,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管他睡不睡的着,起码先躺一会养精蓄锐。

快到傍晚的时候,天佑提前起来将早上带回来的肉菜加工了一下,然后做了一桌子好菜邀请这家的老太和两个孩子一起用餐。老人还有些不好意思,但耐不住天佑的盛情邀请和孩子可怜巴巴的眼神,最终还是妥协了。不过一顿饭吃完老人就感觉直犯迷糊,告辞了一声回屋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两个孩子更是直接倒在了院子里。

天佑当然不是那种心狠手辣的人,他不过是在三人的碗口抹了些迷药让他们晚上睡得安稳些。毕竟天佑他们今晚是要干大事的,不能因为几个普通人留下破绽。

和庞大海他们一起七手八脚的把孩子搬回房间帮忙盖好被子,一群人这就出了院子,然后和前来相会的王五碰了个头。

交代王五连夜安排人把这一家三口送出城去重新安排个住处,并给他们留下了三百两银子算是买下这处小院,而后一群人才跟着王五一起去了那处空置的宅子。

虽然天才刚黑下来,外面路面上还有些行人,但宅子里的工匠却是早早的就已经离开了。此时府门紧闭,还从里面上了锁。不过这并不能成为天佑他们的阻碍。这院墙是比普通人家的高不少,但对天佑他们来说也就是稍微费点劲的事情,轻轻松松就翻了过去。

看门的老头还挺负责,这会儿正提着灯笼四处巡查,发现了一些堆在院子里的材料后就开始往屋子里搬。

庞大海骑在房顶上不满道:“这老头天黑了不去休息,在这里搬什么木头啊?”

王五也不知道老头在干什么,只是摇了摇头,而天佑却是看了看天道:“夜里要下雨,他这是怕木头受潮。”

“要下雨了吗?”庞大海家是铁匠出身,不大懂看天象,相比之下农民反倒更擅长这个。不过天佑他们这里貌似没有哪个是真正的农家出身,倒是有俩妖怪挺擅长这个的。毕竟在成为妖物之前她们都是动物,而动物对自然的变化可比人要敏感的多。

“看这天色,今夜必有大雨。不过天气这么冷,到时候具体是雨还是雪就不一定了,下雹子也有可能。”说话的是柒小妹,她跟着商队混过一段时间,看天象也是必备技能。神洲大陆可不是交通便利、科技发达的地球,在这里,商队出行几乎和去无人区探险差不多,不会看天象几乎等于送死。

王五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小声询问:“你催的这么急就是为了这场雨?”

天佑摇了摇头:“有这个原因,但主要还是因为太庙刚刚被劫,正是混乱的时候,若是让宋庭理清了关系重新布放,我们的事儿就不好办了。”

“也有道理。”王五说着又略带焦急的看了眼那老头:“可这老家伙到现在都不睡觉,我们要怎么办?等他搬完东西自己去休息?”

“不,直接打晕他。”

一个什么都不会的老头哪里是天佑他们这群妖怪的对手,正拖着一堆木头往旁边的屋里去就突然感觉脖子一疼,然后就没了知觉。

把老头搬到屋里用现成的麻绳捆结实了,又找来布片封了他的嘴,天佑他们这才开始忙活起来。

按天佑要求的将需要的东西全部集中,然后利用工匠留下的工具开始加工天佑指定的东西,一直忙到子时将过才总算是完成了天佑要的东西。

因为这是天佑改进过的结构,所以没有完成之前完全看不出这到底是什么玩意,而且就算组装好了现场也有至少一半人没搞清楚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当然也有明白人,比如说王五就看明白了。

“这是抛石器?”

天佑微笑着点头。“怎么样?很精巧吧?”

王五以前在军中干过,见过攻城用的大型抛石器,不过眼前这个不但体型缩小到了不足十分之一大小,结构也发生了一定变化。好在还能大概推测出用图来。

“说实话,小哥这东西我是真看不懂。”王五谦虚了一下。“不过,你们不是要去劫金砖吗?做这东西干什么?就凭我们这些人,难道还能攻下王城不成?”

“我攻王城干什么?这是用来抛射金砖的。”天佑一边说话一边就已经开始拆解这个简易抛石器了。

“抛……抛射金砖?”王五却是被天佑大胆的想法吓了一跳。他可不是一无所知的门外汉。投石机他是见过的,那东西威力巨大是不假,但却很少用于野战,只在攻城时偶有使用。不为别的,就是因为这东西完全没有准头。即便面对着巨大如山岳一般横在面前的城墙都不能保证百发百中,更何况是野战中用来砸人?而天佑居然说要用这东西抛射金砖,那还不飞的东一块西一块的到处都是啊?

“这金砖据说是又沉又硬,到时抛出去必然是砸人人死砸屋屋塌,就算掉在平地上也是一声巨响,定会招来许多人。我们又不能确定金砖会落在哪儿,就算顺着声音去找,也肯定快不过那些巡检司的兵丁,万一被拖住,连我们自己都要赔进去。这计划行不通,绝不能用。”

“你放心,我有万全之策。”天佑已经拆掉了本就不算复杂的投石器,正在招呼庞大海帮忙分开往无忧袋里装。他自己的无忧袋是个残次品,只有8格空间,相比之下庞大海他们的反而更大。不过他们那是因为任务借出来的,回头还得还回去,天佑这个却是自己的。

王五根本就不相信天佑的话,拉着他死活不肯让他去执行这个计划,毕竟真要出了事,天佑把自己赔进去他不在乎,可他和其他一群情报人员可就惨了。

天佑看他这样子也知道不说清楚怕是没法让他帮忙了,只好耐心的给他解释了起来。

随着天佑的一声口哨,天上一阵疾风刮过,嘲风落在了院中假山之上歪着头,用血红的双眼盯着他们。

“呐,这是我的妖宠,你之前应该见过。它的力量惊人,可以轻松带起一个人在天空翱翔,紧急情况下两个人也能拖着低飞。我这抛石器是改进过的,准头比你在军中见到的那种要高的多,当然也不可能和弓箭一样指哪打哪。所以,一会儿的搬运过程就需要我的这只妖宠来帮忙了。”

“这要如何去帮?”王五似乎放松了一些,但还是坚持问个清楚。

天佑继续解释。“我之前不是让你准备两张大吗?那就是给我的妖宠预备的。一会儿我们这些人要分成两拨,留下两人在这里配合我的妖宠,其他人潜入太庙之中将金砖用抛石器抛出宫墙,直接飞向这处院子。当然,因为准头问题,我们没办法保证金砖的落点。不过这不用担心。我的妖宠会带着飞到空中,然后在半空中截住金砖。而它也不必来回运输金砖,只要截住金砖后滑翔下去连一起丢进院子里就行。我的这两名部下会负责回收金砖,而妖宠则挟带另一张准备拦截下一块金砖,如此周而复始,便可将金砖全部从宫城内抛出来。”

看王五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天佑又补充道:“金砖是黑色的,不会反光,在夜色下飞过宫墙绝不会被人发现。而且从空中飞过不会触发警戒法阵,可以悄无声息的把金砖弄出宫城。事后只要我们再神不知鬼不觉的混出来,如果不进行清点,宋国人可能明天都未必会发现金砖再次失窃。而如果真的这么顺利的话,我们明日说不定都不用急着跑,完全可以大摇大摆的出城离开。”

目瞪口呆的王五这会全身发抖脸色潮红,看的天佑都有点害怕了,以为这家伙有什么疾病要发作了,结果等了半天没想到这家伙突然用力拍了天佑一巴掌,差点把天佑拍了个跟头。“小哥你真是天才啊!哈哈哈哈,为什么我们以前没想到,为什么呀!会飞的修士我们有很多啊!”

天佑一边揉着肯定被拍红了的肩膀一边寻思:“搞了半天你在激动这个啊!”想了想还是安抚他道:“这方法也就我们能用,你们之前有飞行修士也没用。”

“为什么?”冷静下来的王五诧异的问道。他本来还想着趁着这个机会就此脱离情报系统回国呢。要是能真的带着一堆金砖回去,想来上面也不会为难他们了,说不定还有嘉奖也不一定。

天佑给王五解释道:“其实以前也有人想过从天上入侵太庙,但问题是你难道没想过,为什么没人这么干吗?”

王五摇头。

“很简单啊。因为不可能啊。”天佑解释:“参加国运任务的都是新锐修士,也就是说年轻、修为不高。这就决定了会飞的或者说能飞的人不多,就算算上妖宠,能飞起来的也绝对是凤毛麟角。”

王五点点头,这个他倒是知道。

“所以啊。能飞的不多,因此就不能强攻突袭,损失不起,也没法这么干。”

“可他们不用强攻啊,他们……”话到一半王五终于自己发现了问题所在:“他们没有你这种投石器。”

天佑一摊手:“所以喽,大型投石器带不进去,他们又不会做我这种小型的。再说了,要实用化,这东西必须精准,光会做不行,还要做的好才行。”

“可是你能教给别人啊。大不了让他们在国内做好带过来,反正拆散了可以装进无忧袋中,不占什么地方的。”王五还不死心。

“可是他们没我这么好的机遇啊。”天佑最后一锤定音。

这次不用天佑解释了,王五瞬间就想明白了所谓的机遇是什么意思。天佑的情报就是王五送过去的,具体现在宋国太庙是个什么情况他比天佑还清楚。

宋国太庙因为刚刚被劫了一次,加上守将被宋王砍了脑袋,所以现在整个太庙的守备指挥系统都是一片混乱。新来的守将带人去追抢劫的那帮秦国修士去了,剩下几个副手本来就不是很熟悉业务,加上这些人都是外面刚刚调进来的,原本的守卫在之前的战斗中都已损失殆尽,新来的部队组成混乱,他们根本不敢直接把这些人派到太庙中去建力防线,只敢在太庙外面弄出一个铁桶阵来。所以现在宋国太庙实际上就是个真空区,别看外面被围的水泄不通,里面却根本没人。而这就是天佑敢用投石器的主要原因。若是太庙里有人把守,天佑就是胆子再大也不可能公然把投石器架起来吧?

此外,天佑他们目下所处的这处宅邸本身也是意外之喜,虽说没有这种地方也未必就不能执行这个计划,但有了这个宅子也确实可以方便不少。毕竟来回倒腾金砖要说一点动静也没有那是根本不可能,但有这么大个宅子,就算真搞出点什么动静,外面也听不见不是?

所以说,天佑的计划之所以有实现的可能,其中固然有天佑这帮人本身的过人之处存在,但更多的还是依仗如今这个好机会。就像天佑进城之前说的,他们就是来顺道看看是否有可乘之机的,如果发现事不可为,他就会直接带着大家撤离,根本不会有这次行动。

修士们毕竟不傻,或者说修士其实都很聪明,要修得无上大道,没脑子怎么行?如果太庙真的那么好劫,各国修士在国运任务中也就不会总是选择强攻了。能用偷的谁还强攻啊?就算不拿人命当回事,起码也要考虑下成功率的问题吧?

想清楚了其中关键,王五也只能感叹这种天时地利人和的事情可遇不可求了,不过目下就是最好的机会。按天佑所说的行动计划,只要操作得当,他们这次说不定一举搬空了宋国太庙也并非不可能。当然,那种事情他只是想想而已,并没有真的奢望。毕竟根据往年的数据,这次行动只要能顺理带出三五块金砖,那就已经算是大赚了。

当然,要完成这个计划,目前还有一个难题存在,那就是——怎么让天佑他们混进太庙中。

宋国太庙的建筑布局和赵国略有不同,他们的太庙不但有围墙,而且还不止一两层那么简单。确切的说,宋国人是在太庙外面用围墙修了个迷宫,要进入太庙就只有三种方法。要么从天上飞进去,要么走完迷宫,要么能有国王的待遇,使用国王、王后、宗正各掌其一的三把钥匙打开机关,把迷宫中央直道上的围墙都沉入地面。除此之外,大概就只能从地下打洞进去才有可能了。

不过目前宋国太庙被完全封锁了起来,禁止进出,所以就算知道迷宫路线图也没用。至于偷那三把钥匙……拿到钥匙倒不难,关键是那东西一启动动静跟地震一样,除非外面的守卫都死光了,否则根本不可能不惊动守卫。那么,剩下的貌似只有从空中飞进去了。

可惜,想飞进去的人天佑已经不是第一个了,而且之前的人已经用生命证明了这条方案行不通,不然那些修士们早就四处寻找飞行坐骑改空降作战了。

其实也不是真的不能飞,关键是飞行坐骑个头都不小,加上一个大活人目标也很大,就这么从空中飞过去,确实不大可能躲过宋军的观察哨。毕竟人家是设置了专门的防空人员的,每天不干什么,就专门盯着空中看。到了夜里甚至会标配月神泪,而且是一群人轮着来,反正想从空中飞进去可行性不大。当然,如果是像天佑他们抛金砖那样就没问题了,毕竟金砖虽然很重,个头却不大,加上抛射速度快滞空时间很短,配上金砖乌黑的颜色,大半夜的就算有月神泪辅助也不打可能看得见这种又快又小的目标。

表面上看三条方案都不大可行,但天佑他们却有自己的办法,不然之前天佑也就不会宣布行动开始了。不过,要执行这个计划主要还是得看王五他们这些细作的,单靠天佑他们是肯定不行的。

天才本站地址:。龙坛书版阅读址:

汉中3201医院
南江县人民医院
长治哪家妇科医院好
浙江哪家牛皮癣医院好
台州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